於2021年9月10日,本行合夥人陳永良律師應循理會黃大仙耆樂會所的邀請,向其員工提供有關” 平安紙(遺囑)、持久授權書的安排及預設醫療指示及保護長者”相關内容的綫下法律培訓講座。

於2021年8月21日,本行高級合夥人司徒維新參加了40周年感恩敬拜及會員周年大會。   禁毒專員羅翠薇女士(左三)、服務團主席黎振滿牧師(右四)、 司徒維新(右二)及其他義務董事

沒有什麼是比聽到兒童擄拐更讓人沮喪的,就算它是由兒童的父或母其中一方所為。然而,每年仍有兒童擄拐事件發生,也有一些公開的判決指出法庭別無選擇,只能介入以決定兒童的福祉。在香港,由父或母其中一方所為的兒童擄拐受到《擄拐和管養兒童條例》(香港法例第512章)(下稱《條例》)管轄,而透過《條例》,《國際擄拐兒童民事方面公約》(下稱《公約》)正式在1980年成為香港法律的一部份。   根據《條例》規定,律政司司長獲指定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中樞當局,須與海外締約國合作以確保遭不當遷移與扣留在香港或帶往海外的兒童可以迅速被交還到慣常居住地。《公約》第三條訂明,在以下情況下,將兒童遷移或扣留須視為不當:   該項遷移或扣留侵犯根據該兒童在緊接被遷移或扣留之前慣常居住的國家的法律所給予任何人、機構或其他團體的管養權(不論是共同或單獨獲得該管養權);及 該等權利在進行該項遷移或扣留之時已實際行使(不論是共同或單獨行使該等權利),或若無該項遷移或扣留,該等權利本會如此行使。   「遷移」與「扣留」這兩個重要的詞已被作出簡潔的定義,前者指兒童被帶離其慣常居住地,而後者則是指兒童在其慣常居住地以外的地方逗留超過一段有限時間。一旦不當遷移與扣留被證明,法庭須要考量兒童的慣常居住地並決定是否作出交還兒童的命令。     首先,兒童只可以有一個慣常居住地,且請求交還兒童的父或母有責任提出證據以說服法庭作出交還的命令。此外,與其他和兒童有關的法律程序相似,慣常居住地的決定也是以兒童為中心,因此法庭會考慮如何促成兒童的最大利益。法庭或會考慮居住地的穩定性,這不僅僅與申請交還兒童的父或母的意願有關,更須要衡量案件事實作出決定。   其他法庭或會考量的因素包括居住品質與整體情況,例如兒童已在某地居住多久,且這些考量可能會包含主觀因素如意願。   考量到這種申請與案件事實有高度關聯,專業的法律意見是不可或缺的。因此,如果您發現您的孩童在沒有您同意的情況下被另一位父或母帶往海外,您應該立刻考慮作出申請,要求交還孩童以保障您的管養權。…

  於2021年8月17日,本行合夥人陳永良律師應佛教張妙願長者鄰舍中心的邀請向長者提供有關平安紙(遺囑)、持久授權書的安排及預設醫療指示的綫下法律講座。

倘若法庭辦妥好該離婚訴訟有關子女的事宜,法庭便會處理相關的財務事宜。這也比稱為“附屬濟助”(在美國則統稱贍養費和子女撫養費)。首先,由於考慮因素繁多,所以香港的離婚財產分割並沒有時定的公式。此外,法庭還需遵循公平原則,防止任何性別或家庭角色引起的歧視。   在之前的文章我們亦討論過兒童的權益是首要的考慮,而這原則同樣適用於附屬濟助。換而言之,在法庭考慮雙方的需要前,必須先滿足子女的需要。經典的例子是在整段婚姻中,一個照顧孩子的家庭主婦比一直工作的丈夫需要更多的經濟援助。因此,雙方的需要也是法庭在決定婚姻財產分割時要考慮的因素。   一旦滿足到雙方的需要,法庭將考慮案件的所有事實和情況,同時亦會考慮到以下因素:-   婚姻雙方各別擁有的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擁有的收入、謀生能力、財產及其他經濟來源; 婚姻雙方各自面對的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面對的經濟需要、負擔及責任; 該家庭在婚姻破裂前所享有的生活水平; 婚姻雙方各別的年齡和婚姻的持續期; 婚姻的任何一方在身體上或精神上的無能力; 婚姻雙方各別為家庭的福利而作出的貢獻,包括由於照料家庭或照顧家人而作出的貢獻; 則顧及婚姻的任何一方因婚姻解除,而將會喪失機會獲得的任何利益(例如退休金)   顯然易見,該列表並不是詳盡無遺而每個案例都取決於其獨特的事實狀況。再者,如果沒有全面及坦誠地披露所有財富資產,法庭便無法作出決定。因此,我們需要明白,如果律師不全面調查您的資產,他們就無法提供合適的法律意見。同樣,法庭所採取的程序會要求雙方提交一份詳細的經濟狀況陳述書(通稱為“表格E”),以提供其財富資產的完整概覽。表格…

在本行近期拍攝片段中,司徒律師輕鬆地道出了一句「結婚求其,離婚認真」,不幸地,這句「戲言」非常準確地反映現實。在這個法律解說系列,我們會討論客戶在離婚訴訟中需要考慮哪些重要項目。   比如一對在本港的夫婦,他們在香港居住近十年,結婚四年 。夫妻結婚一年後誕下子女。可惜,兩人的婚姻出現不能挽救的分歧,他們選擇了分開,並在香港展開離婚訴訟。   很多人認為離婚的家長應該「爭」撫養權。事實上,法庭在處理子女事宜時,所謂的「撫養權」其實涉及三個範疇:管養權 (custody)、照顧及管束權 (care and control) 及探視權 (access)。社會普遍有一個錯誤觀點,就是家長必須爭取單方面管養權。但事實上,『共同』及『單方』管養權在現今法庭已幾乎變為純粹學術討論,因為就算其中一方的家長獲到單獨管養權,也不代表他/她可以為牽涉子女的事宜單方面作決定。因此,如果雙方家長可以高度合作,法庭會鼓勵他們盡力達致共同管養子女,以避免增加訟費及浪費時間。無論如何,當家長向法庭提出任何關於照顧子女的安排時,他們必須謹記,法庭的首要考慮是子女本身的利益。   決定好管養權之後,下一步是處理子女的照顧及管束權,以及探視權。  …

甚麽是“新經濟”?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定義,“新經濟”一詞描述的是經濟中創造或大量使用創新或新技術的各個方面或領域。這一概念尤其適用於那些日益依賴電腦、電信和互聯網來生產、銷售及分銷商品和服務的行業,而這一趨勢則主要由高科技和互聯網初創公司引領。 創立新經濟業務時我需要考慮甚麽因素? 在創辦新經濟業務前,有多方面因素需要考慮,如: 合規要求(例如訂明牌照及許可、個人資料使用、反洗黑錢等方面) 新業務股權及經營基礎結構 供新業務持續發展的資金來源 保護和避免侵犯他人知識產權 我們的服務 司徒維新律師行有限法律責任合夥致力於協助各企業(包括創業公司),並提供以下服務: 進行盡職調查 提供開展新業務的可行性報告 就各行業合規要求提供法律意見 起草股東/投資融資協議 就員工激勵安排提供法律意見…

本行邀請了樂漫攝影工作室的攝影師Raymond Leung及他的團體為本行拍攝團體照及錄影短片。在此特向他們的專業服務表示欣賞及衷心感謝。 樂漫攝影工作室 https://www.facebook.com/sweetloverphotography  

知名網路影片「查理咬我手指」(Charlie Bit My Finger)以 Non-Fungible Token (“NFT”) 形式拍賣,最終以約76萬美元(約港幣5.9百萬)成交。著名數碼藝術家 Mike Winklemann,更為人所知的是“Beeple”,他精心製作了 5,000 幅日常畫作的合成圖,創作出可能是當下最著名的 NFT 之一,“EVERYDAYS: The…

我們在之前的文章《中國委託公證|疫情困境下,如何完成內地買賣樓手續?》中提到,在中港兩地封關的情況下,如何辦理委託書的公證,交由身處內地的受託人/被委託人代為辦理樓宇買賣手續。在此期間,我們亦收到不少關於繼承內地遺產的查詢。藉此機會,向大家介紹一下香港居民繼承內地遺產有關的流程和手續。   (在本文中,香港居民代指香港身份證持有者,包括永久性居民及非永久性居民)。   首先,我們從第一個問題入手:被繼承人(即死者),是否立有遺囑?   為了不將問題複雜化,我們先介紹有關內地不動產的繼承。   有遺囑 大家普遍比較關心的問題是:香港居民在香港立下的有效遺囑,是否可在內地獲得承認和執行?一般情況下,答案是肯定的。 法律依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係法律適用法》(以下簡稱“《涉外法律適用法》”)第三十二條規定:“遺囑方式,符合遺囑人立遺囑時或者死亡時經常居所地法律、國籍國法律或者遺囑行為地法律的,遺囑均為成立。”第三十三條規定:“遺囑效力,適用遺囑人立遺囑時或者死亡時經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國籍國法律。” 簡單的說,香港居民若生前經常居住於香港,其在香港立下的遺囑,應當適用香港法律去認定遺囑是否成立以及是否具備效力。若在香港法律下,遺囑成立且有效,則在內地同樣具備法律效力。從而,在死者過身後,繼承應當按照遺囑的內容來執行。那麼,如何判斷香港遺囑是否有效呢?一般認為,遺囑若經過香港法院原訟法庭認證,即具備法律效力。   案例支持。2021年3月2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發佈了第三批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糾紛典型案例,其中的案例13-“赵某等诉邹某红等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案號:(2019)粤06民终220号】,則承认了香港法院关于遗嘱认证的效力”。該案例的典型意義在於:內地人民法院依據香港法律來確認香港法院關於遺囑認證的效力,從而保護香港繼承人在內地的財產權益。  …

在最常見的情況下,夫婦有感婚姻不能維持下去的時候,都會在雙方的意願下申請離婚。但在一些個別例子中,有其中一方會選擇永久性分居或突然消失離開。這便會出現「失踪的配偶」的情況。雖然另一方的配偶還能根據分居滿兩年或遭遇配偶遺棄最少連續1年為由向法庭提出離婚,但最困難的問題是提出離婚的配偶不能找到對方,因此不能送達離婚文件。   送達離婚呈請書的重要性   根據法定要求,提出離婚的一方,也稱爲「呈請人」,必須委托代表人親身送達離婚呈請書另一方,也稱爲「答辯人」,因答辯人須被通知此離婚意願及給予他/她機會在法庭上答辯。[1]   離婚呈請書須要根據法定的程序被送達至答辯人,若沒有,即便呈請人能成功申請離婚 (即法庭頒佈了絕對離婚令),答辯人亦有可能因未被有效通知有關婚姻訴訟而推翻離婚令。[2]   如何送達離婚呈請書至答辯人?   在正常情況下,呈請人的代表人須親身送達離婚呈請書至據他/她所知答辯人最後居住的地址,工作地址,父母地址或甚至兄弟姐妹的地址。[3]   在「失蹤的配偶」個案中,呈請人須以「替代送達」的方式送達離婚呈請書至 答辯人,這會花費額外的時間和精力。[1]…

概述 開放式基金型公司(“OFC”)於 2018 年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首次在香港推出,是一種擁有企業結構的投資基金。 OFC通常有一個負責確保公司遵守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的規定的董事會,管理其資產的託管人和監督其日常運營的投資經理。 OFC 制度可加強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和資產管理中心對於外國投資者的吸引力,加快全球基金分佈,並提供免稅規定。而且在 OFC 的傘狀結構下可設立子基金,從而讓不同的策略可於不同的子基金實行,以及依法分開子基金的資產和負債。 管轄法律和法規 《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第IVA部; 《證券及期貨(開放式基金型公司)規則》(第571AQ章); 《證券及期貨(開放式基金型公司)(費用)規例》(第571AR章); 《開放式基金型公司守則》; 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