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現行法律,死者的財産分配會跟據死者的有效遺囑,或香港法例第73章《無遺囑者遺產條例》進行分配。然而,上述原則有幾個例外情况,其中之一是香港法例第481章《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以下簡稱「該條例」)。   在本文中,我們將討論最近的一宗法庭判决,當中存活且正分居的配偶根據該條例,儘管死者的有效遺囑表明相反意願,仍能夠申索對遺産的權益。   相關法律 根據該條例,即使死者的遺囑表明相反意願,任何在經濟上依賴於死者給養的人都可以要求從遺産中獲得合理的經濟給養。   合理經濟給養指對該個案的整體情況而言,申請人應合理地獲取的經濟給養以供申請人維持其生活的(如由存活配偶申索,則不論該筆經濟給養是否申請人所需以維持其生活)。   香港區域法院在LWH v YMY (Executrix of the last Will of YSK, deceased) AND OTHERS [2023] HKCU 514案中討論了在配偶分居期間,存活妻子根據該條例享有的權益。   分居期間去世 在LWH v YMY案中,申請人(妻子)與死者(丈夫)分居了11年。在死者去世之前,他制定了一份遺囑,將他的全部遺産留給他的母親和女兒。   法庭根據該條例第5條進行了權衡,並考慮了以下因素: 申請人所擁有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會擁有的經濟資源,及申請人所面對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會面對的經濟需要; 其他任何申請根據第4條作出命令的人所擁有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會擁有的經濟資源,及該人所面對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會面對的經濟需要; 死者遺產的任何受益人所擁有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會擁有的經濟資源,及該受益人所面對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會面對的經濟需要; 死者對任何申請根據第4條作出命令的人或對死者遺產的任何受益人所負有的任何義務和責任; 死者淨遺產的多少及性質; 任何申請根據第4條作出命令的人,或死者遺產的任何受益人,在肢體上或心智上的弱能狀況; 法庭在該個案的情況下認為是有關係的任何其他事宜,包括申請人或其他任何人的行為。 法庭基於上述認為該婚姻雙方本質上是一個平等的關係。   然而,該條例明確要求法庭交叉核查「名義離婚」法律原則,即法庭須考慮如果婚姻是因離婚而不是因死亡而解除,存活配偶可以分配多少財産。儘管這一法律原則旨在確保在死亡時,存活配偶不會處於比離婚情况下更差的境地,但它不應被視爲根據該條例的分配底綫或上限,因爲在因死亡而被迫解除婚姻的情況,婚姻存續時間可能並不像離婚那樣重要。   法庭還檢視了夫妻在分居後的關係。從他們各自的行爲來看,法庭得出結論為雙方自分居以來已不再相愛,所以婚姻在該時已經結束。這意味著婚姻的持續時間爲11年。   法庭認爲,根據名義離婚原則和考慮其他因素,財産應按照45:55的比例進行分配。   要點 即使死者留下了有效的遺囑,任何在他/她去世之前經濟上依賴於死者的人都有權根據該條例要求分配部分遺産。正如上述案例所示,即使存活配偶與死者分居十多年,也可以提出申索。

2024年5月7日,廣東省律師協會仲裁專業委員會主任趙漢根律師、廣州市律師協會ADR專業委員會主任張旭鋒律師等一行蒞臨本行交流。本行合夥人陳永良律師、合夥人陳嘉碧律師、陳雯律師等參與接待。 會議上,陳永良律師首先對各位律師蒞臨我所交流表示歡迎,接著向來賓介紹本行的歷史和業務範圍。其後,趙主任介紹了廣州市的仲裁發展,雙方就國內仲裁與國際仲裁的特點等內容進行了深入的探討與交流,希望未來雙方加強仲裁領域的合作。

2024年5月5日,本行三位合夥人陳永良律師、陳嘉碧律師和謝慶綿律師受邀出席了由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簡稱“貿仲委”)舉辦的貿仲粵港澳大灣區爭議解決高峰論壇。 本次論壇的主禮嘉賓包括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王承傑、香港律政司司長林定國先生、澳門法務局局長梁穎妍等。論壇主要圍繞三大主題進行探討:“區域視野:區內產業新動能以及爭議解決機制改革”,“貿仲漫談:貿仲2024版仲裁規則剖析和區內實務展望”以及“對話未來:國際仲裁在數據時代的機遇與挑戰”。

任何公司有意在香港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並在主板上市,必須滿足香港上市規則所規定的所有要求,並向香港交易所(”HKEx“)提出上市申請。根據香港主板上市規則第8章,公司在主板上市的上市資格如下:   財務要求 根據主板上市規則8.05條,公司需要通過任意其中一項,(1) 盈利測試、(2) 市值╱收益╱現金流量測試、或(3) 市值╱收益測試。   盈利測試:公司具備不少於3個會計年度的營業記錄並顯示其日常業務產有: 不低於3,500萬港元的股東應佔盈利(最近一年);及 其前兩年累計不低於4,500萬港元的股東應佔盈利   市值╱收益╱現金流量測試:公司具備不少於3個會計年度的營業記錄並顯示: 於上市時,公司市值至少為20億港元; 公司於最近一個會計年度,主要營業活動所產生的收益至少為5億港元;及 公司業務於前3個會計年度的現金流入合計至少為1億港元   市值╱收益測試:公司具備不少於3個會計年度的營業記錄並顯示: 於上市時,公司市值至少為40億港元;及 公司於最近一個會計年度,主要營業活動所產生的收益至少為5億港元 上述測試的要求亦會針對不同的公司,例如,礦業公司、新成立的「工程項目」公司(例如,從事基礎設施的工程公司)、或公司的董事和管理層於所屬業務及行業中擁有足夠及令人滿意的經驗,而有所變更。   管理層及擁有/控制權要求 公司管理階層必須至少在前三個財政年度保持不變。而公司的擁有權及控制權須在最近經審計的財政年度保持不變。此外,公司必須有至少兩名執行董事通常居於香港,以滿足有足夠的管理層人員在香港的要求。   股權要求 公眾持股量:公司已發行股份數目總額至少有25%由公眾人士持有。基於特定情況,HKEx可能會允許低於25%的公眾持股量。此外,由持股量最高的三名公眾股東實益擁有的百分比,不得超過50%。 股票預期在上市時的市值:股票預期在上市時的市值不得低於5億港元。此外,公眾所持的股票預期在上市時的市值不得低於1.25億港元。 股東數量:於上市時,公司須擁有至少300名股東。 股票可自由轉讓:尋求上市的證券必須可自由轉讓。未繳足款的證券一般會被視為符合此項條件,但該等未繳足款的證券須被本交易所認為在轉讓方面未受不合理的限制,而該等證券亦可在公開及正常情況下進行買賣。

2024-2025 年財政預算案後住宅物業措施 香港政府在2024-2025年度財政預算案中取消了所有住宅物業的需求管理措施,並於2024年2月28日起立即生效。 換句話說,住宅物業交易不再需要繳納額外印花稅(SSD)、買家印花稅(BSD)或新住宅從價印花稅(NRSD)。住宅物業的買家現須以與第2級稅率相同的稅率(從100港元至代價的4.25%)繳納從價印花稅(AVD)如下。 結果,房地產市場受到刺激,但仍不能反映其長期影響。不過,2024-2025年財政預算案的上述安排或會對香港住宅物業市場產生一些即時影響。 2024-2025年財政預算之前住宅物業的公司買家可能需要支付SSD和BSD,金額可能高達房產購買價格的30%。SSD和BSD減免後,考慮到住宅物業的轉讓和管理以及未來轉讓的印花稅考慮,買家可以考慮以公司而非個人的方式購買住宅物業,使用公司股份買賣稅率而不是AVD。 出於SSD和BSD的考慮,買家可能會集中購買一個住宅物業。2024-2025年財政預算案後,購買300萬港元以下住宅物業的印花稅為100港元。此外,購買超過一處住宅物業的買家不再需要繳納SSD和BSD。因此,在購買住宅物業的財務預算相同的情況下,買方可能會考慮購買多套價值較低的住宅物業,而不是購買一套同等價值的住宅物業。 抵押貸款措施是潛在住宅物業購屋者的重要考慮因素之一。 2024-2025年財政預算案後,對於價值3,000萬港元或以下的自用住宅物業,最高貸款價值比率由60%修訂至70%,以及所有非自用住宅物業價值的貸款價值比率從50 %修改為60%。根據每個住宅物業業主的規劃並經銀行批准,他們可以考慮再抵押住宅物業,為其他投資再融資10%的貸款。 自2023年年中以來,由於利率上升以及外圍環境充滿不確定性,香港住宅物業市場氣氛謹慎。市場如何採納2024-2025年財政預算案可能會受到許多變數的影響。

香港政府在2024-2025年度財政預算案中取消了所有住宅物業的需求管理措施,並於2024年2月28日起立即生效。   換句話說,住宅物業交易不再需要繳納額外印花稅(SSD)、買家印花稅(BSD)或新住宅從價印花稅(NRSD)。住宅物業的買家現須以與第2級稅率相同的稅率(從100港元至代價的4.25%)繳納從價印花稅(AVD)如下。   代價款額或價值(HK$) 第2標準税率(HK$) 超逾 不超逾 / 3,000,000 100 3,000,000  3,528,240 100+超逾3,000,000的款額的10% 3,528,240  4,500,000 1.5% 4,500,000 4,935,480 67,500+超逾4,500,000的款額的10% 4,935,480 6,000,000 2.25% 6,000,000 6,642,860 135,000+超逾6,000,000的款額的10% 6,642,860 9,000,000 3% 9,000,000 10,080,000 270,000+超逾9,000,000的款額的10% 10,080,000 20,000,000 3.75% 20,000,000 21,739,120 750,000+超逾20,000,000的款額的10% 21,739,120 / 4.25%   結果,房地產市場受到刺激,但仍不能反映其長期影響。不過,2024-2025年財政預算案的上述安排或會對香港住宅物業市場產生一些即時影響。   2024-2025年財政預算之前住宅物業的公司買家可能需要支付SSD和BSD,金額可能高達房產購買價格的30%。SSD和BSD減免後,考慮到住宅物業的轉讓和管理以及未來轉讓的印花稅考慮,買家可以考慮以公司而非個人的方式購買住宅物業,使用公司股份買賣稅率而不是AVD。   出於SSD和BSD的考慮,買家可能會集中購買一個住宅物業。2024-2025年財政預算案後,購買300萬港元以下住宅物業的印花稅為100港元。此外,購買超過一處住宅物業的買家不再需要繳納SSD和BSD。因此,在購買住宅物業的財務預算相同的情況下,買方可能會考慮購買多套價值較低的住宅物業,而不是購買一套同等價值的住宅物業。   抵押貸款措施是潛在住宅物業購屋者的重要考慮因素之一。 2024-2025年財政預算案後,對於價值3,000萬港元或以下的自用住宅物業,最高貸款價值比率由60%修訂至70%,以及所有非自用住宅物業價值的貸款價值比率從50 %修改為60%。根據每個住宅物業業主的規劃並經銀行批准,他們可以考慮再抵押住宅物業,為其他投資再融資10%的貸款。   自2023年年中以來,由於利率上升以及外圍環境充滿不確定性,香港住宅物業市場氣氛謹慎。市場如何採納2024-2025年財政預算案可能會受到許多變數的影響。

明匯智庫於2021年,在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和青年發展委員會的青年發展基金轄下「粵港澳大灣區青年創業資助計劃」資助下,舉辦了「粵港澳大灣區青年創業計劃 GBA Youth Entrepreneurship Scheme」 (下稱:GBA-YES計劃)。GBA-YES計劃支援18-40歲香港青年創業,致力推動香港青年走進不同大灣區城市,展開具創新及高增值的創業項目。本行全力支持GBA-YES計劃,由合夥人馮健華律師擔任創業導師,積極參與香港青年的創新創業工作。 GBA-YES計劃重點扶持12個創業團隊,每個項目可獲種子基金,以及一系列孵化支援服務(如:創業導師計劃、培訓工作坊、灣區人才公寓及其他生活便利支援、投資者及商業對接等)。至今,本行已為4個創業團隊提供法律服務,包括中國委託公證、協議起草、跨境法律諮詢服務等。我們將繼續配合明匯智庫,為香港青年到大灣區發展提供一站式的優質法律服務。

四月十二日,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發布《粵港澳大灣區法治建設行動綱領》(《綱領》),闡述未來就粵港澳大灣區(大灣區)法治建設工作的基本方針、發展路向和具體政策措施。律政司司長林定國先生、副司長張國鈞先生與香港傳媒會面介紹《綱領》,為了加深市民對大灣區法律合作的了解,特別邀請粵港澳大灣區律師顧問小組成員現身分享,以持份者身份向大眾說明《綱領》對本港法律界所帶來的好處,本行合夥人陳永良律師作為顧問小組之一員接受媒體訪問。 陳永良律師表示,在廣州市南沙區開設金橋司徒鄺(南沙)聯營律師事務所後,平均每個月到大灣區工作、參加會議、與內地律師交流三、四次,對大灣區法律建設深有體會。他坦言,過去香港律師與內地律師的合作只能「各有各做」,能共同參與的業務範圍有限,但近3、4年來已經大不同,合作夥伴中多了很多內地律師、澳門律師,大家的眼光變得更闊、更遠。陳律師表示,國家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及「一帶一路」倡議等,對涉外法律人才有大量需求,以香港律師身份參與其中,認為《綱領》是一件相當好的事,可以幫國家培養涉外法律人才,在未來的日子裏面,陳律師會更積極參與其中,希望帶動更多律師進入大灣區,並鼓勵更多年輕律師參與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

《內地民商事判決(交互強制執行)條例》(第 645 章)(”第 645 章“)已於 2024 年 1 月 29 日生效,以落實香港政府於 2019 年 1 月簽訂的《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判決的安排》   法律層面 第 645 章取代《內地判決(交互強制執行)條例》(第 597 章)(”第 597 章”)下的若干舊安排,使更多跨境糾紛得以更有效率和更具成本效益地處理。   取消法院選擇安排。最顯著的變化是取消了”法院選擇協議”的要求。在此之前,內地判決只能根據香港法例第 597 章登記,並在香港強制執行。以前,內地判決只能根據香港法例第 597 章登記,而其可在香港強制執行的前提是相關的書面合同載有管轄權條款,約定應由中國內地或香港的適用法院管轄。在第 645 章生效後,尋求相互強制執行的一方只須證明在提起法律程序時與內地或香港有實際聯繫。也就是說,被告的居住地在內地或香港(視情況而定)即可。   標的物和補救範圍的擴大。另一個重大變化是第 645 章所接受的判決和補救的類別有所擴大。舊制度(第 597 章)只涵蓋就民事和商業合同作出的提供金錢補救的判決。現在,除特定排除清單外,第 645 章適用于大多數民商事判決、某些知識產權案件,甚至涉及金錢賠償和損害賠償的刑事判決。與舊安排不同的是,第 645 章同時涵蓋了金錢和非金錢損害賠償。   程序層面 除第 645 章外,附屬法例(第 645A 章)及實務指示PD38 亦於同日生效,以規管相互承認、登記及執行適用判決的申請程序。這些程序包括申請香港判決的核證副本,以及申請在內地承認和執行香港判決的證明書。   就在香港登記內地判決而言,有關申請必須以原訴傳票(表格 11)向原訟法庭單方面提出,並附上支持誓章及命令擬稿。提出申請的申請人有責任作出全面及坦誠的披露。他們必須通過提交補充誓章,讓法院瞭解案件的任何及所有最新進展。在法院發出登記令後,申請人必須按照規定的方式,將登記通知書送達所有可能會被強制執行內地判決的當事人。   歡迎透過電郵enquiry@hksunlawyers.com聯絡我們進行查詢。

近日,由廣州市律師協會編著,法律出版社出版的“廣州律智”法律服務叢書—《多元化爭議處理實務仲裁與調解案例指引》正式發行,本行合夥人陳永良律師撰寫的文章《調解協議如何實現法院強制執行的對接—以香港特別行政區為例》入選該書籍。 廣州市律師協會多元化爭議解決(ADR)法律專業委員會舉行全體委員會議,ADR專業委員會張旭鋒主任為委員發放書籍。 本行合夥人陳永良律師在會議上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