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30日,我們的司徒維新律師和陳永良律師出席了由瑞中法律協會舉辦的全球律師事務所管理論壇-律所的未來,該論壇以線上形式進行,於歐洲時間(CET)13:00 /北京時間20:00 /紐約時間上午8:00舉行,數十位來自全球各地的法律同道先進參加了本次論壇。

 

司徒律師作小組主旨發言,分享了對律師未來合作的看法。司徒律師以粵港澳大灣區為例,展示律師在一帶一路倡議中可以如何開展業務合作。

 

通過分享本行和我們在南沙的聯營律師事務所的發展,司徒律師提醒年輕律師應當摒棄“意識形態”,並要在全球化趨勢下,尤其是在中國的發展計劃和“一帶一路”的前景中尋找發展機會。

 

在問答環節中,陳律師分享了本行與南沙聯營律師事務所合作的經驗。他相信,與南沙聯營所的其他同事一起發展法律服務不會有任何語言困難或隔閡,因為本行的所有成員都精通兩文三語。

 

本所致力爲客戶提供優質及高效的法律服務,我們將繼續擴展海外的法律網絡,協助客戶把握粵港澳大灣區及一帶一路倡議等國家發展策略帶來的機遇。

夫妻中一方下落不明該如何申請離婚?

在最常見的情況下,夫婦有感婚姻不能維持下去的時候,都會在雙方的意願下申請離婚。然而,在一些個別例子中,夫妻其中一方會選擇永久性分居或突然消失離開,這便會出現「失踪的配偶」的情況。雖然另一方的配偶還能根據分居滿兩年或遭遇配偶遺棄最少連續1年為由向法庭提出離婚,但最困難的問題是提出離婚的配偶不能找到對方,因此不能送達離婚文件。

 

送達離婚呈請書的重要性

 

根據法定要求,提出離婚的一方,也稱爲「呈請人」一方,需親身送達離婚呈請書另一方,也稱爲「答辯人」,因答辯人需被通知此離婚意願及給予他/她機會在法庭上答辯。[1]

 

離婚呈請書需要根據法定的程序被送達至答辯人,若沒有,即便呈請人能成功申請離婚 (即法庭頒佈了絕對離婚令),答辯人也能因未被通知有關婚姻訴訟對離婚令作出抗辯。[2]

 

如何送達離婚呈請書至答辯人?

 

在正常情況下,呈請人一方須親身送達離婚呈請書至據他/她所知答辯人最後居住的地址,工作地址,父母地址或甚至兄弟姐妹的地址。[3]

 

在「失蹤的配偶」個案中,呈請人需以「替代送達」的方式送達離婚呈請書至答辯人,這會需要額外的時間和精力。[4]

  • 此方式送達文件是容許呈請人以另外的方式,通常是通過廣告,去通知答辯人。
  • 呈請人需向法庭證明他/她用盡了所有方法,而不僅僅是發幾通Whatsapp或微信信息,去尋找和送達文件至答辯人,但也不成功。
  • 倘若呈請人已使用所有方法尋找答辯人未果,呈請人便可向法庭申請「替代送達」的方式送達離婚呈請書至答辯人的許可。

 

如何申請替代送達的許可?

 

呈請人需準備宗教或非宗教式誓章聲明以下事項:-

  1. 呈請人嘗試聯絡,尋找及送達離婚呈請書的事實經過;
  2. 申請「替代送達」許可的理由;及
  3. 法庭許可「替代送達」的提議形式。

一旦法庭發出「替代送達」的命令,該命令會提供法庭許可通知答辯人的指示。

 

「替代送達」通常是以刊登報紙廣告形式進行。呈請人可就答辯人能理解的語言(比如中文或英文)選擇本地報紙發佈離婚呈請的申請。

 

結論

 

在呈請書完成送達後, 婚姻訴訟程序會正式展開。倘若答辯人沒有在特定時間内對於離婚申請作出回應,或出現在之後的任何法庭聆訊,法庭可根據呈請人離婚申請的條件頒佈離婚令。

 

上述文章只提供了一個簡單的説明。每一宗離婚案件都會牽扯到不同程度的複雜性。因此,在開始任何的婚姻訴訟程序前必須尋找獨立和適當的法律意見。

[1] 第179A章 《婚姻訴訟規則》第14(1)條

[2] FHFK v NCM (unrep., CACV 182/2007, [2008] HKEC 1086)

[3] 第179A章 《婚姻訴訟規則》第14(3)條

[4] 第336H章 《區域法院規則》第65號命令第4條規則

 

本行合夥人司徒維新律師和陳永良律師以及顧問馮健華律師於2020年12月7日,8日以及11日,代表司徒維新律師行出席Eurolegal周年大會。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本年度的週年大會由原定在比利時梅赫倫舉行改為以線上形式會面。

eurolegal 2020

本行合夥人司徒律師在會議上發表講話,並介紹了“一帶一路”倡議下大灣區向不同司法管轄區的律師開放的各種機會。

粵港澳大灣區包括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和廣東省九市。2019年底總人口逾7200萬,地區生產總值達16,795億美元,極具經濟發展潛力。粵港澳大灣區內企業有殷切的金融服務需求。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政策鼓勵下,相信會鼓勵更多符合條件的優質內地企業來港上市集資。

 

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為中國企業尤其大灣區企業首次公開招股及國際化機遇的首選夥伴。香港擁有成熟資本市場規範、程式透明、法規健全完善,包括:上市規則、證券及期貨條例、公司收購及合併守則等。香港擁有多元化國際機構投資者及公眾參與積極性髙,可支援大型首次公開招股活動。香港市場亦可經互聯互通機制,接觸中國內地投資者。而且香港市場不對股息及任何售股的利潤徵稅,交易活躍不受外匯管理及資金自由流動。

 

在2018年底,香港證券市場市值在亞洲排名第三及在全球排名第五。同時,香港亦是全球最活躍的首次公開招股市場之一,集資額在2018年位列全球第一。2018年金融服務業的增加價值為5,328億港元(占香港生產總值的19.7%),較2017年的4,805億港元上升10.9%。就業人數在2018年為263,000人(占總就業人數的 6.8%),較2017年的258,500人上升1.7%。

 

金融服務業貢獻本地生產總值並提供大量高增值職位,聘用超過25萬人,屬香港經濟的中流砥柱。全球百大銀行中,有接近80家於香港經營業務。香港既是環球金融中心,也是國家金融中心,自1993年第一家內地企業來港上市至今,內地公司已占本地股票市場大約逾六成市值。在國家政策支持下,香港亦已成為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樞紐,背靠祖國,面向國際。面對此刻新冠肺炎及嚴重經濟困難,粵港澳大灣區需要積極參與「雙循環」和重振經濟,擺脫困境。

 

 

廣東金橋百信律師事務所與本行、澳門鄺玉球律師事務所,共同出資設立的金橋司徒鄺(南沙)聯營律師事務所已獲廣東省司法廳核准並正式發放《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律師事務所與內地律師事務所合夥聯營執業許可證》。

 

近年南沙區司法局一直積極推動粵港澳大灣區法律服務合作,金橋司徒鄺(南沙)聯營律師事務所將抓緊機遇,透過提供高效跨域法律服務一站式法律服務,協助粵港澳大灣區企業到港上市及外國企業進駐南沙以至全個粵港澳大灣區。

 

本行律師團隊

 

司徒博雅律師于香港城市大學修讀法律博士及後考獲法學專業證書,擅長處理首次公開招股、公司合併收購及重組、股權重組及投資、股本融資、貸款融資、企業管治、遵守香港上市規則及公司收購合併守則合規事宜及其他規例之法律意見。

 

司徒博雅律師為香港上市發行人、保薦人和承銷商就首次公開招股提供多項法律諮詢服務,包括對準備上市的公司進行法律盡職調查、準備申請上市的法律檔並就有關問題出具法律意見、定期為香港上市發行人就香港上市規則與合規事宜、及香港上市公司與其他公司交易有關的香港上市規則提供法律意見、並為香港上市公司提供公司秘書服務。

 

數年來,司徒律師為中國、香港和亞太地區其他國家的公司和投行提供上市專案法律諮詢服務,專案涉及廣泛的商業範圍,例如:香港及新加坡的工程公司、香港的醫療器械分銷商、中國的中藥生產商、新加坡的食品中心和美食街經營者及新加坡的兒童和孕婦用品專業零售商等等。
憑藉六年在商業和公司融資的執業資格後的法律經驗,並協助許多公司進行了首次公開招股,司徒博雅律師對商業計劃策略及各種商業範圍的香港上市公司業務成功的要旨有透徹的瞭解。

 

如果公司有興趣商討在香港申請首次公開招股的機會或計劃潛在的併購,請通過artemisszeto@hksunlawyers.com與司徒律師聯繫以獲取更多詳細資訊。

2020年10月8日,應友邦保險的邀請,本行謝慶綿高級律師為友邦保險的員工提供“離婚及傳承知多少“的法律講座。線上線下共有超過80人出席。

WhatsApp Image 2020-12-08 at 13.52.27 (1)

2

1

6

Newletter December 2020 (with christmas greeting)

計畫我的家庭信託主要考慮因素

 

出於資產保護和繼承規劃的目的,高資產淨值人士(HNWI)可以使用家族信託的方式為他/她的後代進行數百年的長期計畫。

 

高資產淨值人士在建立家庭信託時應考慮哪些因素?

 

國籍

 

高資產淨值人士的國籍會影響她/她是否有處置資產的自由。 在一些具有夫妻之間共同財產法律概念的國家中,如中國,在將共有財產轉讓給受託人之前,需要獲得配偶的明確書面同意。

 

高資產淨值人士及其家人(作為受益人)的國籍也將影響徵稅,特別是當他們居住在中國、美國等徵收全球稅的國家時。在這種情況下,需要尋求海外稅收意見,以瞭解稅收徵收和申報義務,以及是否需要修改信託契約以最大程度地減少稅收風險。

 

控制程度

 

隨著信託財產的合法所有權轉移給受託人,高資產淨值人士可能會擔心他/她是否仍將對信託資產擁有一定的控制權。高資產淨值人士可以透過多種方式對受託人進行一定的控制,而又不會由於缺乏創建信託的意圖而使信託無效:-

 

  1. 高淨值人士可能會考慮使用保留權力的信託(而不是完全酌情信託),來保留分配權力和投資權力。高資產淨值人士可自行選擇委任值得信賴的投資顧問。

 

  1. 高資產淨值人士可以在某些允許高資產淨值人士通過參與資產控股公司的控制和管理來控制信託的司法管轄區(例如英屬維京群島和開曼群島)設立信託。

 

  1. 如果信託管理的資產淨值規模足夠大,高資產淨值人士甚至可以成立私人信託公司,以此透過自己擁有和管理的私人信託公司控制信託資產。

 

  1. 為了監督受託人的行為,高資產淨值人士可以任命一名保護人。我們還可以在信託契據中設立一些有關罷免和更換受託人的機制。

 

資產的位置和類型

 

資產的位置和類型將影響信託資產是否可以合法轉讓給受託人,以及受託人的風險接受程度。

 

某些國家對外國公司直接持有土地和房地產受到限制,受託人會因此不能合法持有房產和地產。 可行的解決方案是使用本地公司持有房產和地產,然後將該本地公司的股份轉讓給受託人。

 

受託人相對較為願意接受銀行資產和金融資產,例如銀行帳戶,現金,股票,保險單等作為信託資產,因為它們的風險較小。 受託人通常會保留是否接受運營業務、古董、藝術品等高風險專案的權利,因為損失、損壞和維護的風險較高。

 

 

運作成本

 

最後,建立信託的運作成本也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 受託人將收取一筆一次性的設立費,以及持續的年費,直到信託終止為止。 但是,受託人會願意提供免費諮詢,與高資產淨值人士討論信託結構。

 

如果您有興趣進一步瞭解信託和與受託人聯絡,請隨時與我們聯繫。

前言

雙重課稅是指有兩個或以上的稅務管轄區,對同一納稅主體的同一項收入或利潤,同時擁有稅收司法權並向其徵稅的情形。

為減少投資者被雙重徵稅的情況,及更加明確的劃分香港特別行政區(下稱“香港”)與其交易夥伴的徵稅權,香港已與包括中國內地(下稱“内地”)在內的多個國家和地區簽訂了全面性避免雙重課稅協定(下稱“该協定”)。

然而,位於香港的個人或組織在申請享受協定下的待遇時,可能會被要求提供“居民身分證明書”。

本文將以香港與內地簽訂的相關協定為例,對申請居民身分證明書的方式及條件進行討論。

 

“居民身分證明書”是什麼?

居民身分證明書是一份由香港稅務局(下稱“稅務局”)向香港居民發出的文件,用作證明其香港居民身分,以能申請享受全面性避免雙重課稅協定下的待遇。

 

何時需要申請?

《稅務條例釋義及執行指引 第44號(修訂本)》中規定:

“在執行全面性安排時,內地稅務機關可要求個人、公司或團體提供香港稅務局發出的香港居民證明文件。

在實際執行上,內地稅務機關只就可能同時為雙方居民,或居民身分有需要查證的情況下,才須該個人、公司或團體提交香港稅務局為執行全面性安排而發出的香港居民證明檔。”

 

誰可申請?

根據《內地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於對所得避免雙重徵稅和防止偷漏稅的安排》(下稱“該安排”)的規定及稅務局的公告,以下人士可申請居民身分證明書:

  • 通常居住於香港的個人;
  • 在某課稅年度內在香港逗留超過180天或在連續兩個課稅年度(其中一個是有關的課稅年度)內在香港逗留超過300天的個人;
  • 在香港成立或組成的公司 / 合夥 / 信託 / 團體;
  • 在香港以外成立或組成但在香港管理或控制的公司 / 合夥 / 信託 / 團體。

 

在香港成立或組成的公司 / 合夥 / 信託 / 團體

對於“在香港成立或組成的公司 / 合夥 / 信託 / 團體”, 該安排及稅務局相關公告並未就其申請居民身分證明書的條件作出具體說明。

稅務局對此有酌情決定權,並會在其認為申請人“明顯地不可享受有關待遇時”,拒絕發出居民身分證明書。

稅務局行使其酌情決定權時,會考慮申請主體是否通常是在香港進行管理或控制的, 或是否在香港確立了足夠的經濟實質。

上述的情況可能具體表現為:

  • 申請主體在香港設立有其進行業務的常設機構;
  • 申請主體的董事長期居於香港;
  • 申請主體的管理和控制在香港進行;
  • 申請主體在香港有僱員;
  • 申請主體有來源於香港的收入;
  • 申請主體在香港擁有不動產等。

若申請主體不符合全部或多個上述情形,稅務局很有可能會拒絕發出居民身分證明書。

 

稅項寬免的最終決定權

申請人亦須留意,獲發居民身分證明書並不保證其申請享受全面性避免雙重課稅協定待遇一事將會成功。申請人是否可獲內地稅項寬免,將由內地稅務機關作出最終決定。

如香港居民認為內地稅務機關不應拒絕給予其應享有的待遇,稅務局會考慮按照該安排中的相互協商程序,與內地稅務機關進行磋商。

pro

本行合夥人陳永良先生在2019/2020年期間提供不少於100小時的專業義工服務,獲香港律師會、香港義務工作義務和義務工作發展局聯合頒授公益律師金獎。

 

本行一直以來都堅持為市民提供公益法律服務及社區工作。我們相信此舉除了能使有需要的市民受惠外,更能令社會變得更和諧、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