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多国推出新冠肺炎疫苗计划和证书,世界各地经济正在逐步复苏。 然而,由于许多国家/地区仍然存有旅游限制和检疫制度,商业管理人员可能不热衷于短期内进行商务旅游,因此无法在所需的国家/地区亲自签署公司文件。 在这种情况下,国际公证人可以协助客户。 例如:一家香港注册有限公司希望在柬埔寨设立子公司,但其董事无法前往柬埔寨签署相关文件。 如何进行有关事宜? 首先,该公司可委派一名董事签署授权书,委托柬埔寨当地代理人代其办理相关手续。 此类授权书可由董事在香港国际公证人现场见证下签署,再由公证人证明有关事实,并安排高等法院加盖海牙认证、柬埔寨驻香港总领事馆认证 。   如果董事本人不在香港怎么办? 香港国际公证人可否通过视像会议公证在香港使用的文件的签署? 根据《法律执业者条例》(香港法例第 159 章),香港国际公证人不得在香港境外对文件进行公证,或根据香港《宣誓及声明条例》(香港法例第 11 章)监誓或主持声明,或以其他方式行使国际公证人的权力。 因此,他只有在香港及当客户亲自与他在场时方可行驶上述权力。 然而,鉴于新冠肺炎疫情持续,香港国际公证人协会于2021年4月下旬发布了一项实务指示,指示作为临时措施,在符合某些条件的情况下,国际公证人可以证明他透过视频清楚地看到了委托人签立文件。 这些条件包括(但不限于): 委托人必须身在香港但因正在接受香港政府强制检疫而无法亲自到国际公证人办公室签署相关文件; 国际公证人应进行初步询问,向委托人或接收文件的海外司法管辖区有关当局要求书面确认拟公证行为会被接受; 国际公证人应要求委托人提供其在香港的地址,而委托人应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其在公证时与公证人同时身在香港; 委托人应提前向公证人提供待签立文件及身份证明文件的复印件; 及 国际公证人只能叙述视频会议的情况并证明委托人签名的真实性,而不能公证他“见证”该文件签立。 如果委托人并非身在香港,则可能需要根据情况作出其他安排。   欢迎透过电邮rufinang@hksunlawyers.com联络伍舜瑜律师进行查询。

前言 中国内地(下称“内地”)在跨境服务贸易方面对境外服务提供者有较多限制,如股权限制、最低注册资本限制及地域和经营范围限制等。 为帮助香港特别行政区(下称“香港”)的产品及服务开拓内地市场、加强内地与香港两地之间已建立的紧密经济合作和融合,内地与香港于2003年签订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Mainland and Hong Kong 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rrangement)(下称“CEPA”)。CEPA给予到内地进行经贸发展的香港居民各种优惠待遇,对于上述限制亦有所宽免。 然而,若要受惠于以上优待,”法人”香港服务提供者须先申请《香港服务提供者证明书》(下称“《证明书》”)。本文将简略介绍《证明书》的申请须知及程序。 什么是《香港服务提供者证明书》? 为进一步落实CEPA中的经济合作和融合措施,内地与香港于2015年在《安排》的框架下签署了《服务贸易协议》。在《服务贸易协议》下,内地对香港服务业开放的部门有153个,在不少重要服务部门(如航空运输、法律、医疗及与采矿相关的服务等)亦有增添开放措施,包括就设立企业方面取消或放宽股权比例、资本要求、业务范围的限制,放宽资质要求等,让香港服务提供者及专业人士可更容易在内地设立企业和发展业务。 符合《服务贸易协议》中“香港服务提供者”定义的自然人及法人可享受上述优惠待遇。就香港而言,服务提供者是指提供服务的“自然人”及“法人”。其中,以法人形式提供服务的香港服务提供者必须(1)在香港合法注册或登记设立;及(2)在香港从事实质性商业经营。 《证明书》的目的便是核实申请享受CEPA优惠待遇的服务提供者是否符合上述标准。经审核符合标准者将获发《证明书》。 谁需要申请《香港服务提供者证明书》? 属于“自然人”的“香港服务提供者”(即香港永久性居民)毋须申请《证明书》,可直接向内地有关审核机关申请享有上述优惠待遇。 与之相反,属于“法人”的“香港服务提供者”(即公司、合伙企业、独资企业等)须先向香港工业贸易署(下称“工贸署”)申请取得《证明书》,然后再向内地有关当局申请以CEPA下的优惠待遇在内地提供服务。 《香港服务提供者证明书》的申请程序 (1) 申请者须向工贸署提交《证明书》申请文件,包括: 填写妥当的《证明书》申请表格[表格TID 102] 一份 经由中国委托公证人核证的法定声明副本一份 其他相关证明文件数据(视个案实际情况而定) (2) 工贸署在收到申请后,会向申请者发出收据。在正常情况下,工贸署会于收到填写妥当的申请表格、法定声明核证副本和一切所需的证明文件当日起计的14个完整工作日内,完成该申请的审批程序。 注意事项 申请者需注意,《证明书》的有效期为两年。工贸署为方便持有人延长其《证明书》的有效期,设有自愿性的《证明书》续期安排。符合条件的《证明书》持有人可于《证明书》有效期届满日期前60天至届满日期后180天的期间内向工业贸易署提出续期申请。 《证明书》申请详情请参考工贸署网站:https://www.tid.gov.hk/cindex.html

上次撰文提及, 控方免提证供起诉(“Offering No Evidence”)以换取被告签保守行为(简称”ONE签保守行为”)普遍受非严重刑事案件的被告人欢迎, 因为不会留案底,也可节省进行抗辩的律师费。不过这种方式未必人人会接受, 因为接受的前提是需要在法庭公开承认控方的案情。   举普通袭击案为例,一般控方的案情会指控被告人有对伤者进行袭击, 但若事实是被告人根本没有袭击伤者, 而是伤者捏造, 要被告人在法庭承认控方的案情便有违真相与公义, 所以某些被告人会选择抗辩, 而不接受不留案底的ONE签保守行为。   在香港, 刑事检控的举证责任在于控方, 而控方必须在毫无合理疑点(Beyond Reasonable Doubt)的情况下证明控罪的所有元素, 法庭才能裁定被告人罪名成立。被告人假定无罪, 亦无需证明自己没有犯罪。当然, 某些情况下, 若被告人想提出免责抗辩, 则可能需要提出某些证据, 例如在伤人案中是出于自卫。当被告人提出这些证据后, 控方仍需在毫无合理疑点的举证程度下证明被告人的说法不成立或不可信。只要控方案情存在任何合理疑点, 被告人应被判无罪。   进行刑事抗辩, 并非简单的一件事, 需做足准备工夫, 因为绝大多数只会进行一次审讯而判定被告人是否有罪。自被正式落案起诉, 被告人便应尽快寻求律师协助, 透过律师向控方索取与案件有关的所有文件, 研究该些文件, 听取有关的法律意见, 并在过程中应律师要求提供案件信息及有助抗辩的文件。在审讯前, 更需与律师充分开会以准备有可能自己需要出庭作供等。   抗辩有一定的风险, 证据、律师、被告人自己的表现(若选择作供)、法官,皆是影响结果的因素。选择不接受ONE签保守行为,有时需要不少的勇气与智慧。     谢庆绵 律师

内 地 居 民 任 女 士 曾 与 外 籍 华 裔 程 先 生 于 数 十 年 前 在 香 港 登 记 结 婚 , 夫 妻 二 人 婚 后 一 直 居 住 于 内 地 。近 年 来 , 因 感 情 破 裂 , 程 先 生…

于2021年3月22日,本行合伙人陈永良律师应循理会黄大仙耆乐会所(竹园)的邀请向长者或及其照顾者提供有关平安纸(遗嘱)、持久授权书的安排及默认医疗指示的实体法律讲座。

疫 情 期 间 异 地 签 署 法 律 文 件 新 冠 肺 炎 疫 情 期 间 , 为 了 有 效 地 控 制 疫 情 扩 散 , 全 球 各 地 政 府 大 多 都 采 取 了 不 同 程 度 的 出 入 境 限 制…

2021年3月5日, 根据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的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Inc. (简称“Zoom”)创办人兼行政总裁袁征上市的申报文件显示,他按照其及妻子的信托把1800万股Zoom股份(大概40%,价值60亿美元)转给两名未被公开身份的受益人。   家族信托常用于上市结构,许多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会成立上市前期信托,令上市过程更顺利和避免上市后的不稳定情况。同时,公司的上市前期信托可以作为公司以股份奖励高级管理层的一种方法。公司可以附加股份的出售条件以加强高级管理层与公司之间的利益关系。除此之外,在信托计划底下,主要的股东可以决定是否保留管理的权利并行使上市前期信托下股票所附的表决权。   以下是规划上市前信托的主要优点:   有利于股份的集中和投票权:当控股股东的股份转让到受托人后,其股份将会集中于受托人手上,当控股股东去世后,其遗产将不会由其后人继承。同时,当上市公司进行股东大会时,控股股东的投票权将不会被分散。   资产保护:由于股份的法定所有权是登记于受托人名下,上市公司股份将受到保护,不受债权人的任何债权请求影响,或当控股股东离婚时其配偶将不会分配到其股份。   令上市过程更流畅:由于上市需要时间,假如筹备上市期间发生突发状况或控股股东被要求索赔时,将不会对上市过程带来不利影响。   稳定股价:上市股份的股价会更稳定和不会受控股股东的个人因素所影响,例如健康问题、身亡、精神上无行为能力或财政困难等等。   受益人身份的保密:只有受托人和信托成立人的资料需要对证券交易所进行申报,而受益人的身分将会被保密(除非他们是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   以下是一般上市前信托的结构,欢迎透过电邮frankyfung@hksunlawyers.com联络冯健华律师进行查询。

如今,云端运算已被公司和个人广泛使用。「云端运算」并没有一个获普遍接受的定义,通常是指通过互联网交付包括服务器,存储,数据库,网络,软件,分析和智能的计算服务,以提供更快的创新,灵活的资源和规模经济。云端运算的用户通常只为所使用的云端运算付费,这使他们能够控制其运营成本,更高效地运行基础架构并根据其业务特定需求和变化进行扩展。   聘用云端服务供应商时,资料使用者须依从《个人资料(私隐)条例》(香港法例486条)(「条例」)的规定,包括附表1的保障资料原则(「原则」)。根据保障资料第2(3)、3、4原则及条例第65(2),无论个人资料由资料使用者储存,还是外包给资料处理者转移及储存,资料使用者同样有保护和防止滥用个人资料的职责。 根据条例的定义:- 资料使用者 (data user),就个人资料而言,指独自或联同其他人或与其他人共同控制该资料的收集、持有、处理或使用的人。 资料处理者 (data processor) ,就个人资料而言,指符合以下两项说明的人:- (a) 代另一人处理个人资料;及 (b) 并不为该人本身目的而处理该资料。 例如,就此而言餐厅获得顾客个人资料作市场推广将被视为资料使用者,餐厅聘用的移动网络运营商转移及储存个人资料将被视为资料处理者。   保障资料第2(3)原则规定,如资料使用者聘用资料处理者(不论在香港或香港以外聘用),以代该资料使用者处理个人资料,该资料使用者须采取合约规范方法或其他方法,以防止转移予该资料处理者的个人资料的保存时间超过处理该资料所需的时间。   保障资料第3原则规定,个人资料不应用于新目的,除非已取得资料当事人或其「有关人士」(如条例下的定义)的订明的明确及自愿的同意。   保障资料第4(1)原则规定,资料使用者须采取所有合理地切实可行的步骤,以确保由其持有的个人资料受保障而不受未获准许的或意外的查阅、处理、删除、丧失或使用所影响,尤其须考虑: (a) 该资料的种类及如该等事情发生便能造成的损害; (b) 储存该资料的地点; (c) 储存该资料的设备所包含(不论是藉自动化方法或其他方法)的保安措施; (d) 为确保能查阅该资料的人的良好操守、审慎态度及办事能力而采取的措施;及 (e) 为确保在保安良好的情况下传送该资料而采取的措施。   保障资料第4(2)原则规定,如资料使用者聘用(不论在香港或香港以外聘用)资料处理者,以代该资料使用者处理个人资料,该资料使用者须采取合约规范方法或其他方法,以防止转移予该资料处理者作处理的个人资料未获准许或意外地被查阅、处理、删除、丧失或使用。   而且,条例第65(2)条规定,资料使用者的承办商(例如云端服务供应商)所作出的资料外泄或滥用的行为,会被视为亦是由该资料使用者及其承办商作出的。因此,资料使用者须对其承办商的作为负上责任。   在多个管辖区设有数据中心的云端服务供应商,可能会以程式去优化储存资源,而将资料使用者委托的个人资料由一个管辖区转移至另一管辖区储放及处理。资料使用者应查看资料处理者云端运算承办商的商业运作模式与控制有关的特点去选择云端运算承办商,包括,1. 快速的跨境资料转移; 2. 宽松的外判安排; 3. 标准服务及合约及4. 服务及调配模式。   条例第33条有关限制将个人资料移转至香港以外地方的条文尚未生效。不过,位处香港的资料使用者把他们收集的个人资料移转至香港以外地方,他们应确保有关资料可获得一如在香港的同样类似程度保障,以符合资料当事人把个人资料交托予他们的的期望。此外,资料当事人亦应获告知资料的跨境安排,以知悉其个人资料会获得怎样的保障。   总结,采用云端服务的资料使用者把个人资料交托予云端服务供应商前,应确保有关供应商能有效地理这些问题。

2021年3月12日,本所合伙人司徒维新律师、陈永良律师与顾问冯健华律师拜访加多利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   加多利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于一九九八年由郑发丁博士(董事总经理)成立,是一家提供优质专业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加多利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总部设于香港,及于中国广州与福州设立辨事处,致力为香港本地企业以至中国及世界各地之跨国企业提供贴身剪裁之专业服务。   在此拜访中,我们与郑发丁博士、合伙人周耀泰会计师和业务总监邝玉萍女士讨论了两家公司之间为上市公司提供法律、会计和审计服务的前瞻性合作。   我们也有相同国际化的愿景,将我们的专业服务扩展到香港以外地方。 此外,我们还希望能与证券公司、保荐人等一起成为合作团队,在上市融资领域上为我们共同客户提供服务。   这次的讨论富有成果,我们期待与加多利会计师事务所进一步合作。   从左:周耀泰会计师、司徒维新律师、郑发丁博士、陈永良律师、冯健华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