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6日中央就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公布16项政策措施,惠及香港市民及便利不同界别到大湾区发展: 十六项政策措施 惠及市民 香港居民在大湾区内地城市购房,享内地居民同等待遇。 支持香港居民在内地便捷使用移动电子支付。 在大湾区试点推出香港居民异地见证开立内地个人银行结算账户。 保障在粤工作港澳居民子女与内地居民子女享同等教育安排。 探索建立跨境理财通机制。 非中国籍香港永久性居民可向内地当局申请办理有效期二至五年的签证或居留许可,便利在大湾区内地城市停留、居留。 大湾区内地城市指定港资医疗机构可使用已在香港注册药物和常用医疗仪器。   扶持专业界别 放宽香港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合伙联营、香港律师担任法律顾问和在大湾区内地城市执业等限制。 进一步扩大建筑业专业人士资格互认范围。 扩大港澳建筑业专业人士在内地执业优惠政策实施范围。…

为防止Covid-19新冠肺炎肆意蔓延,内地和香港政府都相继出台日趋严格的入境政策,人员流动受到极度限制,经济商贸活动被迫停摆。相信即便没有真正达到彻底封关的程度,也极大影响了正常的生活生产秩序。 在大湾区置业的人士,此时或许正面临着诸多亟需解决的问题。若无法亲身前往内地处理,可以委托他人代办有关房屋事宜的手续吗? 可以,以出售内地物业为例,办理《(个人)委托书》公证即可。 简单来说,当事人首先应当寻找一位其信任的且身处内地的亲戚或是朋友作为受托人,并准备一份《委托书》,明确委托事项、委托范围及委托期限。之后,前往中国委托公证人所在的香港律师行,在律师面前签署有关文件,交由公证人办理公证及转递手续即可。拿到正式的《委托书》公证文书后,该受托人便可在内地代表当事人,于授权范围内行事。   授权委托书   具体而言,有以下几点: 《委托书》中应当明确委托人及受托人的身份,包括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居住地址及身份证号。  其次,应当清楚写明委托事项,一般包括以下内容: 到有关部门办理XX不动产的土地、房屋查册事项; 申请办理、更换XX房地产的不动产权证及签领不动产权证; 出售XX不动产土地、房屋并办理不动产产权转移过户登记等有关事项; 办理XX不动产的土地、房屋面积测绘相关手续; 如有需要,代为办理土地、房屋分割(合并)、门派地址变更登记,补交土地出让金(补地价)及相关登记手续;…

作为中国的南大门,坐落于最繁华大湾区的香港,因相对较低的税率和独立关税区的固有优势,近几十年来,已成为资产管理的热门目的地。   最常见的商业安排之一便是在香港控股母公司之下,设立一家具有实体经营业务的内地子公司。   当有多方共同投资时,各方可以通过签署股东协议,以规定利润分配、董事会组成和公司事务的一般处理等机制,其中也包括子公司。   尽管实际股东在此安排顺利进行时可以享受到它们所带来的好处,但也可能因为跨境之文化或司法差异,使得股东们产生分歧,让事情陷入一团糟。   本文旨在概述,当内地子公司出现违规或不当行为时,因此遭受损害的香港公司股东可以采取哪些可能的救济。      合同救济   如果相关不当行为违反了《股东协议》,那么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执行该协议。  …

相信大部分内地居民对香港陪审团制度的认识,只局限于平常观看香港律政剧时的以下情节: 一众陪审团徐徐步入法庭,宣布一致裁定被告人罪名成立。但究竟香港的陪审团制度是什么?为什么要用陪审团来审案呢?   陪审团制度的起源 陪审团的制度源远流长,早在古希腊雅典及罗马便已经可以找到陪审团制度的足迹。 香港的陪审团制度是在英殖时期随着英国的法制而引入的。其概念在英国于1215年颁布的大宪章(Magna Carta)第39条可以找到: 「除非是由该等与其地位均等的人依法作出判决,又或是除非依据大地的法规,否则不得恣意对任何自由人进行逮捕、监禁、强占其不动产、剥夺其公民权利、或予以流放,亦不得以任何方式伤害他们,向他们作出任何不利事情,又或是差派他人向他们作出任何不利事情。」 “No free man is to be arrested,…

香港离婚率一直持续高企,根据香港统计月刊于2018年出版的《1991年至2016年香港的结婚及离婚趋势》,香港于2016年的离婚案多达17,196宗,离婚率高达34.3%。  为免离婚后伴侣会与自己「分家产」,不少人都会考虑与另一半在婚前签署一份婚前协议(Pre-nuptial Agreement),并在协议中订明万一双方离婚后的财产分配、赡养费和子女生活费的安排。但香港法庭会否承认这样的协议呢? 在90年代,婚前协议一直被视作违反公共政策(public policy)而不被法庭认可。但随着社会发展,近年来社会,甚至法庭对婚前协议的态度也逐渐开放。 婚前协议在香港的约束力 在SPH v SA [2014]4 HKC 271一案中,香港终审法院便就婚前协议的约束力表达了看法。在判决书中,虽然终审法院同意以前认为婚前协议违反公共政策的观点已经过时,但亦同时指出婚前协议并不能迫使法院就附属济助(Ancillary relief)或财产分配作出某种判决。 总的来说,法庭在评估婚前协议的约束力时,会考虑整体情况,以评估: 该协议是否在「公平」的基础下订立;及…

「如果我在香港被警察拘捕了,被讯问时我可以选择不回答问题吗?被讯问时不回答问题的话,法官会不会因为这样觉得我在隐瞒什么呢?」 所以这次跟大家聊一聊在香港刑事案中涉嫌或被控刑事罪行的人的缄默权 (Right to remain silent)。 在香港,根据《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第383章)及基本法所承认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制国际公约》,任何涉嫌或被控刑事罪行的人,皆有权不被强迫作出对自己不利的证供或被迫认罪 。故此,如在香港被警察拘捕了,在接受有关查问时,每个人都有保持缄默的权利,可以拒绝回答警务人员的提问。此权利亦适用于其他执法部门,如廉政公署、入境处及海关等作出的调查。 而终审法院在HKSAR v Ata Asaf [2016]HKEC 1091一案中亦再次重申涉嫌或被控刑事罪行的人保持缄默的权利。 案情…

在香港,当个人被刑事检控时,除了认罪或不认罪,有时可能会有第三种处理方式: 控方免提证供起诉(“Offering No Evidence”)以换取被告签保守行为 (“Bind-Over”),简称”ONE签保守行为”。这种处理方式十分受被告人的欢迎,因为被告人不用认罪,不会留有案底,也不需花费昂贵的律师费去抗辩。被告人只需在法庭公开承认有关的案情,及表示愿意签保守行为,而控方会向法官表示不提证供起诉,法官会立即撤销有关的控罪。 “签保守行为”的意思,是指被告人在法庭档上签字,承诺未来1-3年内(时间由法官设定)必须在香港保持良好的行为,不得干犯任何的刑事罪行,否则会马上遭罚款定额的金钱(通常是数千港币)。换句话来说,若被告人违反了该守行为签保,后果只是罚款;若被告人遵守了该签保,则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ONE签保守行为这种安排,必须在控辩双方同意的情况下才能进行。虽然被告人大多很乐意接受,并且会主动向控方(即律政司)建议这种安排,但控方一般只有在其认为适当的情况下才会同意。如何说服律政司便是关键。根据我们的经验,律政司通常会在以下的情况同意以ONE签保守行为方式处理刑事案件: 被告人在涉案前在香港没有任何的刑事定罪纪录; 涉及的案情十分轻微(例如被告人和另一人打架而没有造成重伤); 被告人有特殊的个人情况(例如年轻、年老、为专业人士、有个人健康理由); 受害者同意ONE签保守行为的安排,给被告人一次机会 (但受害者的意愿只属参考性质,而非决定性,因为检控权在律政司而非受害者)。 店铺盗窃是香港较常见的罪行之一,但在成功争取ONE签保守行为这方面,往往要比轻伤的普通袭击案困难。主要原因是店铺盗窃涉及诚信问题,增加案件严重性。根据我们的经验,通常只在涉案物品总量不多,总价格不高(不超过几百元港币)或者被告人有很特殊的个人情况下,才有机会争取控方同意ONE签保守行为。 争取ONE签保守行为一般会通过发律师函予律政司的方式进行,由于有一定的难度,负责的律师需详细了解客户的情况及案情,用心处理,才能成功。

由于中国内地与香港法律制度的不同和两地文件格式要求的差异,为了防伪真假,在香港发生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及发出的文件需经中国司法部委任的中国委托公证人证明及核证,以令这些文件在中国内地有效合法使用。如此的安排,便等于在内地公证处进行公证的作用了。就此,本文将介绍委托公证的办理人、办理程序、可办理委托公证的文件类型及本行处理的过往申请,希望有助读者系统理解委托公证这一概念。 谁可以承办中国委托公证 只有中国委托公证人才可以办理中国委托公证。中国委托公证人必须具有香港认可律师资格及执业十年以上的资深律师,且过去在香港律师会从未遭受纪律处分,在由中国司法部集中组织有关的业务培训,通过严格的笔试和面试、考核合格后则获委任。 中国委托公证的办理程序 委托公证的程序主要包括三个步骤。首先,中国委托公证人在香港法例容许下,审查申请人提供的资料或文件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其次,委托公证人草拟及制作公证文书,并填写转递申请表;最后,委托公证人派员将公证文书送到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进行登记及加章转递。只有经过这三个步骤之证明文件或资料才具有法律效力,受中国内地的法律保护。 可办理中国委托公证的文件类型 在香港,中国委托公证人可办理的公证文件分为以下几种: 声明书:如申请同内地人士结婚声明书;申请内地亲属来港声明书; 继承 (放弃继承) 遗产声明书;申请办理夫妻关系 (结婚) 声明书;申请回内地收养子女声明书等; 证明单方、双方或多方签署的法律文书:如个人委托书;赠与书;房地产买卖合同;房地产抵押合同等; 证明文件的正本及副本;及…

“他香港有栋价值过亿的别墅,我可以用作执行判决吗?” 如题所述,如果我在内地的法院取得了判决,而被告人在内地并无可执行的资产,但在香港有一套过亿的房产,我可以申请把那套房产用作抵偿我的判决吗?答案是可以的。 执行的方式和程序 根据《内地判决(交互强制执行)条例》(第597章)(“条例”),合乎条例定义的内地法院判决经香港法院登记后,便等同于香港法院的判决,可以在香港执行。 登记内地判决需要以原讼传票形式提出申请。除了申请人自己需要存档誓章以支持登记以外,还需要提交内地律师誓章;前者简单叙述案件的审讯及取得判决的经过、解释判决的内容等,而后者则确认该判决是最终及不可推翻,并可以合法地在内地执行。 一般而言,法庭处理登记内地判决的申请需时约为2至3个月,本行亦曾于1个月内成功申请登记内地判决。 “那在我申请登记的期间,可不可以不让他把别墅卖了?” 可以,如果牵涉的金额庞大,而被告人有转移或耗尽其资产的风险,即便在内地判决登记成香港判决以前,你也可向法庭申请禁制令,冻结被告人在香港的资产及禁止他处置有关资产。 根据香港《高等法院条例》(第4章)第21M条,只要在香港以外开展了诉讼,而该诉讼能产生可在香港强制执行的判决是可以在香港执行的,便可在香港法院申请临时济助(包括禁制令)。若法庭颁下禁制令,被告人便会被禁止处置其资产或当中的一部分。一旦违反法庭命令,被告人有可能被控藐视法庭而面临被判入狱及罚款。 登记判决过后 在登记判决过后,你便可以利用香港法律允许的各种方式申请执行判决,例如:- 申请对被告人的房产作押记(Charging Order),即将判决应付的款项扣押在该物业上,其作用与按揭贷款的抵押类似。如果被告人卖出物业,他必须根据押记令向你支付判决的款项。即便被告人选择不卖该物业,你也可以向法庭申请另一项命令强制拍卖有关物业以用作还款; 申请第三债务人命令,以取得被告人银行账户里的款项抵债(Garnishee Order);及/或…

自2016年年底政府宣布一系列「辣招」希望本地住宅楼市降温以后,除非获得豁免或另有规定,否则任何2016年11月5日或以后签订以买卖或转让住宅物业的文书须缴纳的从价印花税(Ad Valorem Stamp Duty)已划一至买卖或转让代价金额/价值或物业价值15%(下称“第1标准税率”)。非香港永久性居民更须另外缴纳15%的买家印花税。 但是,若买家/承让人在签署有关买卖协议或售卖转易契时为代表自己行事的香港永久性居民,而没有在香港拥有任何其他住宅物业(下称“首置”),则可享有较低的从价印花税第2标准税率。 须注意,“没有在香港拥有任何其他住宅物业”的定义包括实益拥有权,例如从已故人士遗产所得之任何住宅物业的权益。因此,从已故人士遗产继承住宅物业的权益有机会令没有拥有香港住宅物业而有意置业的香港永久性居民无法享有从价印花税较低税率。 另一方面,根据遗嘱或无遗嘱法的规定而继承物业的遗产受益人可获豁免支付该转让的从价印花税。若当中有受益人希望籍上述首置途径享受较低的从价印花税,则需先继承其份额,再将有关份额转让其他人士,以恢复首置身份;若转让对象为近亲(例如父子、配偶、兄弟关系),则承让人不论是否首置人士均可享受较低的从价印花税第2标准税率,只需支付转让份额之转让代价金额/价值的从价印花税。反之,根据现行案例,若遗产执行人/管理人与受益人在受益人根据遗嘱或无遗嘱法的规定继承住宅物业前以家庭协议形式同意更改继承份额(例如某位受益人放弃其份额,由其他受益人平分其份额),有关家庭协议会被视为非近亲转让而不能享受较低的从价印花税。 例子 A与B以联权共有形式持有住宅物业X。A身故后,B作为联权共有物业生存者取得权取得物业,成为物业X唯一拥有人。B生前订立遗嘱,将物业X赠送给其两位儿女C及D,各占50%。B身故后,C及D 根据遗嘱各继承物业X 一半份额。 C及D均为香港永久性居民。C已另外拥有香港住宅物业,而D在继承50%物业X前并未拥有香港住宅物业。D 欲购入住宅物业Y,但因D已继承50%物业X,不符合首置条件,他购入物业Y时须按第1标准税率支付从价印花税。如D希望利用首置途径减低购入物业Y时需付的从价印花税,则须在购入物业Y前将其继承的50%物业X出售/转让给C(或第三方)。 基于上述从价印花税考虑,在订立遗嘱时,立遗嘱者可将拟受益人是否已拥有香港住宅物业纳入为其中一项考虑因素,决定是否于遗嘱中赠送香港住宅物业的业权,否则受益人将来有机会因继承有关物业而失去首置身份。  …

根据《公司条例》规定,于香港注册成立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不论是否实际营业,每一年都必须于成立周年日后42日内,向公司注册处(Companies Registry)递交《周年申报表》(Annual Return),呈现公司最新信息及变动: 当拿到一家公司的《周年申报表》时,应该重点读取哪些内容,快速准确的掌握关键信息呢? 基本信息包括:- 公司编号:每个公司都有由公司注册处给予独一无二的编号 公司名称:包括公司的中、英文全称及商业名称 公司类别:要填写《周年申报表》的公司分为三种:私人股份公司、公众公司及担保有限公司*。本文主要讨论的是私人股份有限公司的《周年申报表》。 公司股东及董事 《周年申报表》中其中一项最重要的资讯便是董事的资料。香港公司的董事负责监察及管理公司的日常运作,一般而言,董事们会定时召开董事会就公司营运上的议题(如公司的财务报告和各部门的预算等)作讨论及议决,董事亦会代表公司对外签订合约。 值得留意的是,香港公司的董事对该公司有信托责任,这表示若该公司因董事的决定或过失导致该该公司蒙受损失,该公司(甚至是公司的股东)可以向董事追究民事责任。 但当公司有重大事项,例如更改公司名称、更改章程细则、清盘、更改权权架构等,这些事项不能只靠公司董事定夺,便须由股东透过召开股东大会的形式进行讨论,并由股东通过股东决议。 注册办事处地址 在香港注册成立的公司,必须有注册办事处地址。而这个地址代表公司的“官方地址”,在需要联络该公司的时候,将信件送到注册办事处地址是最稳妥的做法。而假如公司涉及诉讼案件,把法庭文件留置在注册办公处地址便视为有效的送达方式。 另外,我们也可以透过公司的注册办事处地址推测其在香港是否有经营实体。比如,当公司的注册办事处地址与公司秘书的办公地址一致时,该公司很可能在香港无实体经营。…

前言 不少居于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人士会在香港置业及/或拥有资产。一旦当事人在无遗嘱的情况下身故,该如何处理香港的遗产? 首先,香港法律下有两个概念: 何人可继承死者的遗产(即继承人);及 何人有权申请死者的遗产管理书(即担任遗产管理人)。任何人处理/动用死者的香港遗产必须先获得香港法庭出具的遗产管理书,以遗产管理人的身份行事管理及分配死者的遗产。   继承 遗产继承取决于两大因素:(1)死者的居籍 及(2)遗产所在地。 根据香港现行的普通法,动产一般根据死者去世时作为居籍的地方的法律继承,而不动产则根据不动产所在地的法律继承。因此:- 如死者生前以香港为居籍,则其动产及位于香港的不动产将根据《无遗嘱者遗产条例》(香港法例第73章)由法定继承人继承。 如死者生前以香港以外其他地方为居籍,而于香港拥有动产(例如银行存款、股票、公司股份等)及不动产(房产),则其动产将根据死者去世时作为居籍的地方的法律继承、香港不动产根据上述的《无遗嘱者遗产条例》继承。   管理 至于何人有权获得香港法庭授予遗产管理书,同样受制于死者的居籍,并根据《无争议遗嘱认证规则》(香港附属法例第10A章)(“《规则》”)断定。…

一国/地区的文书如需在另一国/地区使用,需要经过相关公证认证程式。 目前,香港没有类似内地公证处的机构统一处理公证认证。 现时,香港的公证业务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本文介绍的国际公证(Notary Public);另一类则是中国委托公证(我们将会另文介绍中国委托公证人制度)。

很多人都听过“洗底”这个名词,那么,是否干犯了刑事罪行后被判罪名成立,仍然有机会把犯罪记录抹去? 所谓“洗底”,其实并不是指定罪记录,即俗称“案底”,可以在警方的刑事纪录档案中被删除。不过,根据法例第297章,《罪犯自新条例》,曾犯罪而留有案底的人士,只要符合以下条件,是可以得到一个自新的机会:(1)之前从未因干犯刑事罪行被判罪名成立,(2)该首次定罪被判的处罚为不长过三个月的监禁或不多过一万元的罚款;(3)在该次被定罪后的三年之内再没有因触犯刑事罪行而被判罪名成立。除《罪犯自新条例》的第三及第四条另有例外规定外,该条例的第二条(c)规定,若符合以上条件,除了在日后的刑事审讯中法庭需做定罪后的量刑考虑外,在任何程序中若有证据倾向显示出该人士之前曾被如此定罪,该证据将不被接纳。同时,若向该人士提出问题,或加诸于他或其他人的有关披露该等定罪的义务,均需视为并非指该项定罪。还有,该项定罪记录,或该人士不披露该项定罪,均不得作为将他从任何职位、专业、职业或受雇工作开除的理由。 换而言之,倘若以前曾干犯比较轻微的罪行,但定罪后的处罚是如上所述的情况,并且三年内也没有再度犯法,则有关人士可引用《罪犯自新条例》而享有一些不用披露过去犯罪记录的权利。不过,香港警方刑事纪录科仍会有其被定罪的记录,若该人士因移民或申请某些执照(例如证监会管辖的专业执照)向警方要求发出“ 无犯罪记录证明书”(俗称“ 良民证”),是将不会获得签发的。       陈永良 执业律师

早前唐琳玲一案引起全港哗然。唐女士不但于庭内拍摄,并上传至微信朋友圈,更于庭上宣称事件为小事,豪言自己喜欢拍照就拍照,如果喜欢可以与你(即法官)拍照。其后高等法院根据她法庭内拍照的行为,控告并裁定藐视法庭罪成立。唐女士被判处七天监禁,随后被遣返内地。 其实法庭对庭内拍摄早有规定,根据《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7条,法庭大楼均不可以拍摄,而法庭内外均有张贴禁止拍摄的标示。尽管如此,早前的事件反映公众并不严格遵守此项规定,司法部近年也以宽松尺度对待此类行为。例如唐琳玲案前有另一名内地游客于法庭内拍照并上传至微信,但法庭仅要求该名人士删除相片及离开法院,并未严肃处理。另外,传媒亦揭发有内地旅游网站制作「攻略」,教导其他网民如何于庭上拍照,使高等法院犹如任人摄影的旅游景点,规定变成一紙空文,法庭的庄严也荡然无存。 一、   关于法庭内使用流动电话及其他器材的指引及通告 针对日渐猖獗的庭内拍摄事件,在2018年6月15日高等法院发布了实务指示,加强规管于法庭内携带及使用有拍摄功能的器材。该指引包括: 所有人士如欲进入有陪审团参与聆讯的法庭前,须关掉所有有拍摄功能的器材,并放于袋子/口袋内(无论是否在进行聆讯); 法庭可授权其他相关人士对进入法庭的公众人士进行搜查; 以上规定可延伸至包含没有陪审团参与的个别法庭程序中;及 违反相关实务指引的人士可面临刑事藐视法庭或《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7条的检控。 另外,香港律师会亦为此于2018年7月16日发出通告,当中指出: 法庭会于开庭前重申公众人士法庭内不准拍摄的规定; 法院已于法庭内及法院大楼内更多位置贴上不准拍摄的标示; 法庭以口头或书面的形式提醒公众人士法院内不准拍摄; 加强庭警的人手安排以维持法庭秩序;及 与讼各方的法律代表可向法庭申请豁免上述要求,并须于法庭内配戴〝徽章〞以供识别。 二、   刑事藐视法庭罪…

六月底筆者參加香港總商會的粵港澳大灣區考察團,前往位於珠三角西部的江門市訪問兩天,參觀了多個標誌性的企業單位。作為「9+2」(即廣州,深圳,東莞,惠州,肇慶,佛山,江門,中山,珠海,加香港與澳門兩個特區)其中之一的江門市,雖然現時的GDP(排第九位)和人均收入(排第10位)在十一個城市中是位居後列,但其佔地面積甚廣,擁有豐富的土地和海洋資源,而近年有頗多高科技企業在當地落戶,加上江門是中國「第一僑鄉」,經濟潛力不可小覷。江門市這個在中國實施改革政策三十多年來一直被廣州、東莞、深圳、佛山等其他廣東省城市光芒蓋過的小兄弟,在基礎建設不斷改善的環境下,必可成為大灣區中的後起之秀。 雖然,像江門市這樣位於珠三角西部的城市,對香港人來說似乎交通仍是有些不便,坐船的話,航程須兩個多小時,乘搭跨境大巴往往在虎門大橋又遇上塞車。但隨著「港珠澳大橋」的通車,及2021年連接深圳灣與中山市,橫跨珠江口南部的「深中通道」完工,整個珠三角西部地區與香港之間的交通所須時間可大幅度縮短。筆者相信大灣區概念必可使粵港澳城市之間的物流、人流、資金急速增長,從而製造極大的商機。 可能有些港人心裡有疑問:作為香港人,除了利用大灣區的土地,資金和人才資源來做生意外,還可以有什麼得益?日前,筆者出席一個會議,聽取了特區政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秘書長介紹香港和廣東省有關地方部門為發展大灣區所進行的各項合作計劃。重點是利用大灣區的有利條件使香港發揮國際金融中心的功能,例如,進一步開放內地居民和機構投資於香港金融產品,落實CEPA 對香港的開放措施,促進法律、會計、管理諮詢、工程等專業服務在大灣區發展,進一步放寬對香港投資者的資質要求,股份比例,以至經營範圍限制等。可以預計,這些措施將提供無限商機給香港很多行業,亦製造大量職位給香港人。很多企業,因此也將得到一個規模數倍於香港的商貿平臺。 可能你會擔心,港人要在內地生活和就業仍面對很多手續要辦,很費時費力。 原來,特區政府已經與廣東省有關城市的部門緊密合作,準備了一系列便利港人的措施,將會陸續出臺。這包括提高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便利化水準,在省內分階段實現與內地居民身份證同條件使用。另外,研究制定香港註冊車輛(單牌車)進入內地行駛的政策安排,允許兩地牌車輛在多處口岸進出等。這些都將會為要去大灣區居住,工作,或求學的港人帶來以前沒有的便利。 近年香港樓價不斷攀升,很多人都埋怨置業艱難。大灣區的發展,其實也可給部份人另一個選擇。深圳和東莞最靠近香港,早已是一些香港人的家,或是投資物業所在地。日後住在珠海、中山、南沙等珠江口西岸城市,到香港只須一小時到一個半小時左右。這些城市的樓價雖在近兩年也升了不少,但與香港比較卻仍是便宜得多,現時平均尺價只是香港的十分之一到十分之三左右。最近去過這些城市的讀者,應該也覺得當地的城市規劃,綠化,交通,購物等設施已相當進步。筆者和幾位好友,特別喜歡中山市的環境,覺得當地民風淳樸,大部分人都說粵語,樓宇密度較低,而且物價廉宜,所以最近都跑到當地買房子作為將來退休的居所。展望港珠澳大橋快將通車,還有四年後深中通道帶來的方便,我們均深信,大灣區的發展便是讓我們成為受惠者的最佳例子。 英國的《經濟學人》週刊今年四月出了一份內容非常詳盡的分析文章,題為“ Jewel in the crown ”(意思是皇冠上的寶石),說根據研究資料,珠三角的大灣區已成為中國最有活力,最開放,最具創新能力的區域,未來更可成為全國發展的典範。這份12頁充滿讚嘆的報告,來自一向以報憂不報喜手法來描繪中國的傳統西方媒體,確是使人有點意外。但這正好反映出,英美的學者和專家也知道粵港澳大灣區潛力有多強勁。我們做為香港人,如不好好抓住機遇,豈不是太可惜嗎? 作者:陳永良

本人近年處理的刑事案中,青少年干犯的「性罪行」所佔比例有明顯上升趨勢。以下兩個真實的案件,大家可引以為鑑。 案件一:少女A十四歲,在網上聊天認識了十六歲半的男孩B。某天,A趁家人外出,邀請B到其家中。兩人按捺不住,互相擁吻並愛撫,但最終並沒有偷嘗禁果。A的母親後來得悉此事,報警將B拘捕,罪名是《刑事罪行條例》(以下稱「該條例」)第146條的「向年齡16歲以下的兒童作出猥褻行為罪」。請注意,受害少女雖然同意男方的行為,但因受害人的年齡未滿16歲,「同意」不能成為免責辯護理由。 此項罪名,和「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罪(該條例第123及124條)一樣,男方即使誤信女方的年齡已足十六歲,也不能因此可以洗脫罪名。 案件二:兩名中二班男女同學C和D,放學後跑到一商塲的平台花園,躲在隱閉的角落親熱。兩人不顧當時仍身穿校服,竟然將內褲也脫下來作出淫褻的動作,而整個過程被商場對面的住戶看見並致電報警。結果C和D皆被控「在公眾地方作猥褻行為」(該條例148條)。雖然他們沒有發生性行為,因而沒有導致男方被控以更嚴重的「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罪(如女方未滿十三歲,該罪的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但此事已令兩人面對法律制裁及極度的難堪。 這些案件反映出有些心智仍是非常稚嫩的青少年既對法律無知,也缺乏正確的性觀念。作為成年人,我們應提醒他們切莫因一時的衝動墮入這些陷阱。 (摘自刊登於2012年3月12日〈星島日報〉〈法人法語〉專欄)

很多駕駛人士對發生交通意外後應採措施都不太清楚。會問﹕「是否要立即打999?」 「要把車停在原來位置等候交警到場?」或「只是踫壞路旁的『死車』,要報案嗎?」。 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56條,司機在撞車後(包括無人受傷的情況),第一個法律責任是必須把車停下來。如果路面環境不許可,例如停車可能造成危險,司機可以把車停在附近的安全位置。若有人受傷,司機便須等候警員到場,協助調查,期間不得移動車輛,緊急情況救命救火等除外。撞傷人不顧而去固然是嚴重罪名,無人受傷的交通意外不報也會犯法。 有些司機以為沒有人看見便可逃之夭夭,但往往有人目擊或有閉路電視拍下過程。更愚蠢的是為了逃避責任而找人「頂包」,結果一同干犯「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罪行,罪名成立大有可能被判監。 駕駛人士應緊記,遇上交通意外要保持鎮定,把車停下來。若不能立即停車報案,也必須盡快及不遲於意外發生後24小時,親到最近的警署或向任何警務人員報告。而報告如有任何虛假陳述也是刑事罪行。 因小事一樁的交通意外而導致被刑事檢控,重者鎯鐺入獄,輕者終身背負犯罪紀錄,是何等不值的事!順帶提醒車主及司機:凡遇上涉及傷亡或損壞他人財物的交通意外,要及早向保險公司提交書面報告。詳情應諮詢專業律師或保險從業員。 (摘自刊登於2011年6月6日〈星島日報〉〈法問時間〉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