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矚目的《有限合夥基金條例》(第637章)(下稱「該條例」)將會於2020年8月31日生效。該條例為私募基金投資者描繪了一系列的友善投資框架,有所放寬的規管和有條件的稅項寬免亦為私募基金在岸化鋪路。雖然一些離岸的基金工具(如開曼群島)因其專門的基金法而擁有歷史性優勢;但在有限合夥基金制度的加持下,香港的私募基金工具現已可比擬離岸基金載體,甚至更勝一籌。   香港是管理人民幣資產組合的國際樞紐。作爲兩岸資產的媒介,香港在有限合夥基金制度的刺激和驅動下將更上一層樓。現在誠然萬事俱備,只待投資者充當東風將私募投資基金,包括:私募股權基金 及 創業投資基金(又稱風險投資基金)帶至香港落戶。此新制尤其歡迎粵港澳大灣區的創新及科技初創企業。   《有限合夥基金條例》一覽: 香港的有限合夥基金如何運作? 於公司註冊處登記。 不具獨立法律人格。 由以下人員組成: 一名普通合夥人,擁有無限責任和基金最終管理和控制權; 至少一名有限責任合夥人,擁有有限責任,不具基金日常管理和控制權,但不限於參與該條例附表2中訂明的「安全港」活動;和 其他要員:投資經理、獨立核數師、反洗錢負責人和/或獲授權代表各一。 受有限合夥協議約束,故在投資策略、合夥人組成及責任等方面享有合同自由。…

2019年11月6日中央就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公佈16項政策措施,惠及香港市民及便利不同界別到大灣區發展: 十六項政策措施 惠及市民 香港居民在大灣區內地城市購房,享內地居民同等待遇。 支持香港居民在內地便捷使用移動電子支付。 在大灣區試點推出香港居民異地見證開立內地個人銀行結算賬戶。 保障在粵工作港澳居民子女與內地居民子女享同等教育安排。 探索建立跨境理財通機制。 非中國籍香港永久性居民可向內地當局申請辦理有效期二至五年的簽證或居留許可,便利在大灣區內地城市停留、居留。 大灣區內地城市指定港資醫療機構可使用已在香港註冊藥物和常用醫療儀器。   扶持專業界別 放寬香港與內地律師事務所合夥聯營、香港律師擔任法律顧問和在大灣區內地城市執業等限制。 進一步擴大建築業專業人士資格互認範圍。 擴大港澳建築業專業人士在內地執業優惠政策實施範圍。…

為防止Covid-19新冠肺炎肆意蔓延,內地和香港政府都相繼出臺日趨嚴格的入境政策,人員流動受到極度限制,經濟商貿活動被迫停擺。相信即使沒有真正達到徹底封關的程度,也極大影響了正常的生活生產秩序。 在大灣區置業的人士,此時或許正面臨著諸多亟需解決的問題。 若無法親身前往內地處理,可以委託他人代辦買賣不動產的相關手續嗎? 可以,以出售內地物業為例,辦理《(個人)委託書》(以下稱“《委託書》”)的中國委託公證即可。 簡單來說,委託人首先應當尋找一位其信任的且身處內地的親戚或是朋友作為受託人,並準備一份《委託書》,明確委託事項、委託範圍及委託期限。 之後,前往司法部認可的中國委託公證人所在的香港律師行,簽署有關文件,交由公證人辦理公證及轉遞手續即可。 拿到正式的《委託書》公證文書後,該受託人便可在內地代表委託人,于授權範圍內行事。 授權委託書 具體而言,有以下幾點: 1. 《委託書》中應當明確委託人及受託人的身份資訊,包括姓名、性別、出生日期、居住地址及身份證號。 2. 其次,應當清楚寫明委託事項,一般包括以下內容(以賣房為例): o 到有關部門辦理XX不動產的土地、房屋查冊事項; o 申請辦理、更換XX房地產的不動產權證及簽領不動產權證; o 出售XX不動產土地、房屋並辦理不動產產權轉移過戶登記等有關事項; o 辦理XX不動產的土地、房屋面積測繪相關手續;…

作為中國的南大門,坐落於最繁華大灣區的香港,因相對較低的稅率和獨立關稅區的固有優勢,近幾十年來,已成為資產管理的熱門目的地。最常見的商業安排之一便是在香港控股母公司之下,設立一家具有實體經營業務的內地子公司。   當有多方共同投資時,各方可以通過簽署股東協議,以規定利潤分配、董事會組成和公司事務的一般處理等機制,其中也包括子公司。儘管實際股東在此安排順利進行時可以享受到它們所帶來的好處,但也可能因為跨境之文化或司法差異,使得股東們產生分歧,讓事情陷入一團糟。   本文旨在概述,當內地子公司出現違規或不當行為時,因此遭受損害的香港公司股東可以採取哪些可能的救濟。   合同救濟   如果相關不當行為違反了《股東協議》,那麼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執行該協議。   香港合同法提供了協議的強制履行之救濟。如果合同約定一方(或多方)應當履行某事項,而儘管條件已經成熟,該事項仍未被履行,則無辜當事方可以向法院申請命令,要求違約方履行或不履行特定行為。由於此強制性救濟涉及命令他人執行某項操作或不執行某項操作,因此只有在金錢賠償不足彌補損害的特殊情況下才會被批准。舉例來說,若實際股東們約定當一定條件滿足時需促使香港母公司以約定價格向另一方或第三方出售內地子公司之股份,但由於違約方不予配合,即便某些條件已經達成股份買賣仍未能完成。此等情況下便可以考慮申請強制履行之救濟。成功的強制履行申請將迫使違約方按照約定買賣股票。   在大多數情況下,損害賠償是強制履行之救濟的替代性措施。比如,當因違約方的違約導致沒有股息可分派時,這可能是一種適當的補救手段。   股東的衍生訴訟…

  相信大部分內地居民對香港陪審團制度的認識,只局限於平常觀看香港律政劇時的以下情節: 一眾陪審團徐徐步入法庭,宣佈一致裁定被告人罪名成立。但究竟香港的陪審團制度是什麼?為什麼要用陪審團來審案呢? 陪審團制度的起源 陪審團的制度源遠流長,早在古希臘雅典及羅馬便已經可以找到陪審團制度的足跡。 香港的陪審團制度是在英殖時期隨著英國的法制而引入的。其概念在英國於1215年頒佈的大憲章(Magna Carta)第39條可以找到:  「除非是由該等與其地位均等的人依法作出判決,又或是除非依據大地的法規,否則不得恣意對任何自由人進行逮捕、監禁、強佔其不動產、剝奪其公民權利、或予以流放,亦不得以任何方式傷害他們,向他們作出任何不利事情,又或是差派他人向他們作出任何不利事情。」 “No free man is to be arrested,…

香港離婚率一直持續高企,根據香港統計月刊於2018年出版的《1991年至2016年香港的結婚及離婚趨勢》,香港於2016年的離婚案多達17,196宗,離婚率高達34.3%。 為免離婚後伴侶會與自己「分家產」,不少人都會考慮與另一半在婚前簽署一份婚前協議(Pre-nuptial Agreement),並在協議中訂明萬一雙方離婚後的財產分配、贍養費和子女生活費的安排。但香港法庭會否承認這樣的協議呢? 在90年代,婚前協議一直被視作違反公共政策(public policy)而不被法庭認可。但隨著社會發展,近年來社會,甚至法庭對婚前協議的態度也逐漸開放。 婚前協議在香港的約束力 在SPH v SA [2014]4 HKC 271一案中,香港終審法院便就婚前協議的約束力表達了看法。在判決書中,雖然終審法院同意以前認為婚前協議違反公共政策的觀點已經過時,但亦同時指出婚前協議並不能迫使法院就附屬濟助(Ancillary relief)或財產分配作出某種判決。 總的來說,法庭在評估婚前協議的約束力時,會考慮整體情況,以評估: 該協議是否在「公平」的基礎下訂立;及…

「如果我在香港被警察拘捕了,被訊問時我可以選擇不回答問題嗎?被訊問時不回答問題的話,法官會不會因為這樣覺得我在隱瞞什麼呢?」 所以這次跟大家聊一聊在香港刑事案中涉嫌或被控刑事罪行的人的緘默權 (Right to remain silent)。 在香港,根據《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及基本法所承認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制國際公約》,任何涉嫌或被控刑事罪行的人,皆有權不被強迫作出對自己不利的證供或被迫認罪 。故此,如在香港被警察拘捕了,在接受有關查問時,每個人都有保持緘默的權利,可以拒絕回答警務人員的提問。此權利亦適用於其他執法部門,如廉政公署、入境處及海關等作出的調查。 而終審法院在HKSAR v Ata Asaf [2016] HKEC 1091一案中亦再次重申涉嫌或被控刑事罪行的人保持緘默的權利。…

在香港,當個人被刑事檢控時,除了認罪或不認罪,有時可能會有第三種處理方式: 控方免提證供起訴(“Offering No Evidence”)以換取被告簽保守行為 (“Bind-Over”),簡稱”ONE簽保守行為”。這種處理方式十分受被告人的歡迎,因為被告人不用認罪,不會留有案底,也不需花費昂貴的律師費去抗辯。被告人只需在法庭公開承認有關的案情,及表示願意簽保守行為,而控方會向法官表示不提證供起訴,法官會立即撤銷有關的控罪。 “簽保守行為”的意思,是指被告人在法庭檔上簽字,承諾未來1-3年內(時間由法官設定)必須在香港保持良好的行為,不得干犯任何的刑事罪行,否則會馬上遭罰款定額的金錢(通常是數千港幣)。換句話來說,若被告人違反了該守行為簽保,後果只是罰款;若被告人遵守了該簽保,則什麼事也不會發生。 ONE簽保守行為這種安排,必須在控辯雙方同意的情況下才能進行。雖然被告人大多很樂意接受,並且會主動向控方(即律政司)建議這種安排,但控方一般只有在其認為適當的情況下才會同意。如何說服律政司便是關鍵。根據我們的經驗,律政司通常會在以下的情況同意以ONE簽保守行為方式處理刑事案件: 被告人在涉案前在香港沒有任何的刑事定罪紀錄; 涉及的案情十分輕微(例如被告人和另一人打架而沒有造成重傷); 被告人有特殊的個人情況(例如年輕、年老、為專業人士、有個人健康理由); 受害者同意ONE簽保守行為的安排,給被告人一次機會 (但受害者的意願只屬參考性質,而非決定性,因為檢控權在律政司而非受害者)。 店鋪盜竊是香港較常見的罪行之一,但在成功爭取ONE簽保守行為這方面,往往要比輕傷的普通襲擊案困難。主要原因是店鋪盜竊涉及誠信問題,增加案件嚴重性。根據我們的經驗,通常只在涉案物品總量不多,總價格不高(不超過幾百元港幣)或者被告人有很特殊的個人情況下,才有機會爭取控方同意ONE簽保守行為。 爭取ONE簽保守行為一般會通過發律師函予律政司的方式進行,由於有一定的難度,負責的律師需詳細瞭解客戶的情況及案情,用心處理,才能成功。

由於中國內地與香港法律制度的不同和兩地檔案格式要求的差異,為了防偽真假,在香港發生有法律意義的事實及發出的檔需經中國司法部委任的中國委託公證人證明及核證,以令這些檔在中國內地有效合法使用。如此的安排,便等於在內地公證處進行公證的作用了。 就此,本文將介紹委託公證的辦理人、辦理程式、可辦理委託公證的檔案類型及本行處理的過往申請,希望有助讀者系統理解委託公證這一概念。 誰可以承辦中國委託公證 只有中國委託公證人才可以辦理中國委託公證。中國委託公證人必須具有香港認可律師資格及執業十年以上的資深律師,且過去在香港律師會從未遭受紀律處分,在由中國司法部集中組織有關的業務培訓,通過嚴格的筆試和麵試、考核合格後則獲委任。 中國委託公證的辦理程式 委託公證的程式主要包括三個步驟。首先,中國委託公證人在香港法例容許下,審查申請人提供的資料或檔的真實性和合法性;其次,委託公證人草擬及製作公證文書,並填寫轉遞申請表;最後,委託公證人派員將公證文書送到中國法律服務(香港)有限公司進行登記及加章轉遞。只有經過這三個步驟之證明檔或資料才具有法律效力,受中國內地的法律保護。 可辦理中國委託公證的檔案類型 在香港,中國委託公證人可辦理的公證檔分為以下幾種: 聲明書:如申請同內地人士結婚聲明書;申請內地親屬來港聲明書; 繼承 (放棄繼承) 遺產聲明書;申請辦理夫妻關係 (結婚) 聲明書;申請回內地收養子女聲明書等; 證明單方、雙方或多方簽署的法律文書:如個人委託書;贈與書;房地產買賣合同;房地產抵押合同等;…

“他香港有棟價值過億的別墅,我可以用作執行判決嗎?” 如果我在內地的法院取得了判決,而被告人在內地並無可執行的資產,但在香港有一套過億的房產,我可以申請把那套房產用作抵償我的判決嗎? 答案是可以的。 執行的方式和程式 根據《內地判決(交互強制執行)條例》(第597章)(“條例”),合乎條例定義的內地法院判決經香港法院登記後,便等同於香港法院的判決,可以在香港執行。 登記內地判決需要以原訟傳票形式提出申請。除了申請人自己需要存檔誓章以支援登記以外,還需要提交內地律師誓章;前者簡單敘述案件的審訊及取得判決的經過、解釋判決的內容等,而後者則確認該判決是最終及不可推翻,並可以合法地在內地執行。 一般而言,法庭處理登記內地判決的申請需時約為2至3個月,本行亦曾於1個月內成功申請登記內地判決。 “那在我申請登記的期間,可不可以不讓他把別墅賣了?” 可以,如果牽涉的金額龐大,而被告人有轉移或耗盡其資產的風險,即便在內地判決登記成香港判決以前,你也可向法庭申請禁制令,凍結被告人在香港的資產及禁止他處置有關資產。 根據香港《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21M條,只要在香港以外開展了訴訟,而該訴訟能產生可在香港強制執行的判決是可以在香港執行的,便可在香港法院申請臨時濟助(包括禁制令)。若法庭頒下禁制令,被告人便會被禁止處置其資產或當中的一部分。一旦違反法庭命令,被告人有可能被控藐視法庭而面臨被判入獄及罰款。 登記判決過後 在登記判決過後,你便可以利用香港法律允許的各種方式申請執行判決,例如:- 申請對被告人的房產作押記(Charging Order),即將判決應付的款項扣押在該物業上,其作用與按揭貸款的抵押類似。如果被告人賣出物業,他必須根據押記令向你支付判決的款項。即便被告人選擇不賣該物業,你也可以向法庭申請另一項命令強制拍賣有關物業以用作還款; 申請第三債務人命令,以取得被告人銀行帳戶裡的款項抵債(Garnishee…

自2016年年底政府宣佈一系列「辣招」希望本地住宅樓市降溫以後,除非獲得豁免或另有規定,否則任何2016年11月5日或以後簽訂以買賣或轉讓住宅物業的文書須繳納的從價印花稅(Ad Valorem Stamp Duty)已劃一至買賣或轉讓代價金額/價值或物業價值15%(下稱“第1標準稅率”)。非香港永久性居民更須另外繳納15%的買家印花稅。 但是,若買家/承讓人在簽署有關買賣協定或售賣轉易契時為代表自己行事的香港永久性居民,而沒有在香港擁有任何其他住宅物業(下稱“首置”),則可享有較低的從價印花稅第2標準稅率。 須注意,“沒有在香港擁有任何其他住宅物業”的定義包括實益擁有權,例如從已故人士遺產所得之任何住宅物業的權益。因此,從已故人士遺產繼承住宅物業的權益有機會令沒有擁有香港住宅物業而有意置業的香港永久性居民無法享有從價印花稅較低稅率。 另一方面,根據遺囑或無遺囑法的規定而繼承物業的遺產受益人可獲豁免支付該轉讓的從價印花稅。若當中有受益人希望籍上述首置途徑享受較低的從價印花稅,則需先繼承其份額,再將有關份額轉讓其他人士,以恢復首置身份;若轉讓物件為近親(例如父子、配偶、兄弟關係),則承讓人不論是否首置人士均可享受較低的從價印花稅第2標準稅率,只需支付轉讓份額之轉讓代價金額/價值的從價印花稅。反之,根據現行案例,若遺產執行人/管理人與受益人在受益人根據遺囑或無遺囑法的規定繼承住宅物業前以家庭協議形式同意更改繼承份額(例如某位受益人放棄其份額,由其他受益人平分其份額),有關家庭協議會被視為非近親轉讓而不能享受較低的從價印花稅。 例子 A與B以聯權共有形式持有住宅物業X。A身故後,B作為聯權共有物業生存者取得權取得物業,成為物業X唯一擁有人。B生前訂立遺囑,將物業X贈送給其兩位兒女C及D,各占50%。B身故後,C及D 根據遺囑各繼承物業X 一半份額。 C及D均為香港永久性居民。C已另外擁有香港住宅物業,而D在繼承50%物業X前並未擁有香港住宅物業。D 欲購入住宅物業Y,但因D已繼承50%物業X,不符合首置條件,他購入物業Y時須按第1標準稅率支付從價印花稅。如D希望利用首置途徑減低購入物業Y時需付的從價印花稅,則須在購入物業Y前將其繼承的50%物業X出售/轉讓給C(或協力廠商)。 基於上述從價印花稅考慮,在訂立遺囑時,立遺囑者可將擬受益人是否已擁有香港住宅物業納入為其中一項考慮因素,決定是否於遺囑中贈送香港住宅物業的業權,否則受益人將來有機會因繼承有關物業而失去首置身份。

根據《公司條例》規定,於香港註冊成立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不論是否實際營業,每一年都必須於成立周年日後42日內,向公司註冊處(Companies Registry)遞交《周年申報表》(Annual Return),呈現公司最新信息及變動: 當拿到一家公司的《周年申報表》時,應該重點讀取哪些內容,快速準確的掌握關鍵資訊呢? 基本資訊包括:- 公司編號:每個公司都有由公司註冊處給予獨一無二的編號 公司名稱:包括公司的中、英文全稱及商業名稱 公司類別:要填寫《周年申報表》的公司分為三種:私人股份公司、公眾公司及擔保有限公司*。本文主要討論的是私人股份有限公司的《周年申報表》。 公司股東及董事 《周年申報表》中其中一項最重要的資訊便是董事的資料。香港公司的董事負責監察及管理公司的日常運作,一般而言,董事們會定時召開董事會就公司營運上的議題(如公司的財務報告和各部門的預算等)作討論及議決,董事亦會代表公司對外簽訂合約。 值得留意的是,香港公司的董事對該公司有信託責任,這表示若該公司因董事的決定或過失導致該公司蒙受損失,該公司(甚至是公司的股東)可以向董事追究民事責任。 但當公司有重大事項,例如更改公司名稱、更改章程細則、清盤、更改權架構等,這些事項不能只靠公司董事定奪,便須由股東透過召開股東大會的形式進行討論,並由股東通過股東決議。 註冊辦事處地址 在香港註冊成立的公司,必須有註冊辦事處地址。而這個位址代表公司的“官方位址”,在需要聯絡該公司的時候,將信件送到註冊辦事處地址是最穩妥的做法。而假如公司涉及訴訟案件,把法庭檔留置在註冊辦公處位址便視為有效的送達方式。 另外,我們也可以透過公司的註冊辦事處位址推測其在香港是否有經營實體。比如,當公司的註冊辦事處地址與公司秘書的辦公地址一致時,該公司很可能在香港無實體經營。…

前言 不少居於其他國家或地區的人士會在香港置業及/或擁有資產。一旦當事人在無遺囑的情況下身故,該如何處理香港的遺產? 首先,香港法律下有兩個概念: 何人可繼承死者的遺產(即繼承人);及 何人有權申請死者的遺產管理書(即擔任遺產管理人)。任何人處理/動用死者的香港遺產必須先獲得香港法庭出具的遺產管理書,以遺產管理人的身份行事管理及分配死者的遺產。   繼承 遺產繼承取決於兩大因素:(1)死者的居籍 及(2)遺產所在地。 根據香港現行的普通法,動產一般根據死者去世時作為居籍的地方的法律繼承,而不動產則根據不動產所在地的法律繼承。因此:- 如死者生前以香港為居籍,則其動產及位於香港的不動產將根據《無遺囑者遺產條例》(香港法例第73章)由法定繼承人繼承。 如死者生前以香港以外其他地方為居籍,而於香港擁有動產(例如銀行存款、股票、公司股份等)及不動產(房產),則其動產將根據死者去世時作為居籍的地方的法律繼承、香港不動產根據上述的《無遺囑者遺產條例》繼承。   管理 至於何人有權獲得香港法庭授予遺產管理書,同樣受制于死者的居籍,並根據《無爭議遺囑認證規則》(香港附屬法例第10A章)(“《規則》”)斷定。…

一國/地區的文書如需在另一國/地區使用,需要經過相關公證認證程式。 目前,香港沒有類似內地公證處的機構統一處理公證認證。 現時,香港的公證業務主要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本文介紹的國際公證(Notary Public);另一類則是中國委託公證(我們將會另文介紹中國委託公證人制度)。

很多人都聽過「洗底」這個名詞,那麼,是否干犯了刑事罪行後被判罪名成立,仍然有機會把犯罪記錄抹去? 所謂「洗底」,其實並不是指定罪記錄,即俗稱「案底」,可以在警方的刑事紀錄檔案中被刪除。不過,根據法例第297章,《罪犯自新條例》,曾犯罪而留有案底的人士,只要符合以下條件,是可以得到一個自新的機會:(1)之前從未因干犯刑事罪行被判罪名成立,(2)該首次定罪被判的處罰為不長過三個月的監禁或不多過一萬元的罰款;(3)在該次被定罪後的三年之內再沒有因觸犯刑事罪行而被判罪名成立。除《罪犯自新條例》的第三及第四條另有例外規定外,該條例的第二條(c)規定,若符合以上條件,除了在日後的刑事審訊中法庭需做定罪後的量刑考慮外,在任何程序中若有證據傾向顯示出該人士之前曾被如此定罪,該證據將不被接納。同時,若向該人士提出問題,或加諸於他或其他人的有關披露該等定罪的義務,均需視為並非指該項定罪。還有,該項定罪記錄,或該人士不披露該項定罪,均不得作為將他從任何職位、專業、職業或受僱工作開除的理由。 換而言之,倘若以前曾干犯比較輕微的罪行,但定罪後的處罰是如上所述的情況,並且三年內也沒有再度犯法,則有關人士可引用《罪犯自新條例》而享有一些不用披露過去犯罪記錄的權利。不過,香港警方刑事紀錄科仍會有其被定罪的記錄,若該人士因移民或申請某些執照(例如證監會管轄的專業執照)向警方要求發出「 無犯罪記錄證明書」(俗稱「 良民證」),是將不會獲得簽發的。       陳永良 執業律師

早前唐琳玲一案引起全港嘩然。唐女士不但於庭內拍攝,並上傳至微信朋友圈,更於庭上宣稱事件為小事,豪言自己喜歡拍照就拍照,如果喜歡可以與你(即法官)拍照。其後高等法院根據她法庭內拍照的行為,控告並裁定藐視法庭罪成立。唐女士被判處七天監禁,隨後被遣返內地。 其實法庭對庭內拍攝早有規定,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7條,法庭大樓均不可以拍攝,而法庭內外均有張貼禁止拍攝的標示。儘管如此,早前的事件反映公眾並不嚴格遵守此項規定,司法部近年也以寬鬆尺度對待此類行為。例如唐琳玲案前有另一名內地遊客於法庭內拍照並上傳至微信,但法庭僅要求該名人士刪除相片及離開法院,並未嚴肅處理。另外,傳媒亦揭發有內地旅遊網站製作「攻略」,教導其他網民如何於庭上拍照,使高等法院猶如任人攝影的旅遊景點,規定變成一紙空文,法庭的莊嚴也蕩然無存。 一、   關於法庭内使用流動電話及其他器材的指引及通告 針對日漸猖獗的庭內拍攝事件,在2018年6月15日高等法院發佈了實務指示,加強規管於法庭內攜帶及使用有拍攝功能的器材。該指引包括: 所有人士如欲進入有陪審團參與聆訊的法庭前,須關掉所有有拍攝功能的器材,並放於袋子/口袋內(無論是否在進行聆訊); 法庭可授權其他相關人士對進入法庭的公眾人士進行搜查; 以上規定可延伸至包含沒有陪審團參與的個別法庭程序中;及 違反相關實務指引的人士可面臨刑事藐視法庭或《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7條的檢控。 另外,香港律師會亦為此於2018年7月16日發出通告,當中指出: 法庭會於開庭前重申公眾人士法庭內不准拍攝的規定; 法院已於法庭內及法院大樓內更多位置貼上不准拍攝的標示; 法庭以口頭或書面的形式提醒公眾人士法院內不准拍攝; 加強庭警的人手安排以維持法庭秩序;及 與訟各方的法律代表可向法庭申請豁免上述要求,並須於法庭內配戴〝徽章〞以供識別。 二、   刑事藐視法庭罪…

六月底筆者參加香港總商會的粵港澳大灣區考察團,前往位於珠三角西部的江門市訪問兩天,參觀了多個標誌性的企業單位。作為「9+2」(即廣州,深圳,東莞,惠州,肇慶,佛山,江門,中山,珠海,加香港與澳門兩個特區)其中之一的江門市,雖然現時的GDP(排第九位)和人均收入(排第10位)在十一個城市中是位居後列,但其佔地面積甚廣,擁有豐富的土地和海洋資源,而近年有頗多高科技企業在當地落戶,加上江門是中國「第一僑鄉」,經濟潛力不可小覷。江門市這個在中國實施改革政策三十多年來一直被廣州、東莞、深圳、佛山等其他廣東省城市光芒蓋過的小兄弟,在基礎建設不斷改善的環境下,必可成為大灣區中的後起之秀。 雖然,像江門市這樣位於珠三角西部的城市,對香港人來說似乎交通仍是有些不便,坐船的話,航程須兩個多小時,乘搭跨境大巴往往在虎門大橋又遇上塞車。但隨著「港珠澳大橋」的通車,及2021年連接深圳灣與中山市,橫跨珠江口南部的「深中通道」完工,整個珠三角西部地區與香港之間的交通所須時間可大幅度縮短。筆者相信大灣區概念必可使粵港澳城市之間的物流、人流、資金急速增長,從而製造極大的商機。 可能有些港人心裡有疑問:作為香港人,除了利用大灣區的土地,資金和人才資源來做生意外,還可以有什麼得益?日前,筆者出席一個會議,聽取了特區政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秘書長介紹香港和廣東省有關地方部門為發展大灣區所進行的各項合作計劃。重點是利用大灣區的有利條件使香港發揮國際金融中心的功能,例如,進一步開放內地居民和機構投資於香港金融產品,落實CEPA 對香港的開放措施,促進法律、會計、管理諮詢、工程等專業服務在大灣區發展,進一步放寬對香港投資者的資質要求,股份比例,以至經營範圍限制等。可以預計,這些措施將提供無限商機給香港很多行業,亦製造大量職位給香港人。很多企業,因此也將得到一個規模數倍於香港的商貿平臺。 可能你會擔心,港人要在內地生活和就業仍面對很多手續要辦,很費時費力。 原來,特區政府已經與廣東省有關城市的部門緊密合作,準備了一系列便利港人的措施,將會陸續出臺。這包括提高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便利化水準,在省內分階段實現與內地居民身份證同條件使用。另外,研究制定香港註冊車輛(單牌車)進入內地行駛的政策安排,允許兩地牌車輛在多處口岸進出等。這些都將會為要去大灣區居住,工作,或求學的港人帶來以前沒有的便利。 近年香港樓價不斷攀升,很多人都埋怨置業艱難。大灣區的發展,其實也可給部份人另一個選擇。深圳和東莞最靠近香港,早已是一些香港人的家,或是投資物業所在地。日後住在珠海、中山、南沙等珠江口西岸城市,到香港只須一小時到一個半小時左右。這些城市的樓價雖在近兩年也升了不少,但與香港比較卻仍是便宜得多,現時平均尺價只是香港的十分之一到十分之三左右。最近去過這些城市的讀者,應該也覺得當地的城市規劃,綠化,交通,購物等設施已相當進步。筆者和幾位好友,特別喜歡中山市的環境,覺得當地民風淳樸,大部分人都說粵語,樓宇密度較低,而且物價廉宜,所以最近都跑到當地買房子作為將來退休的居所。展望港珠澳大橋快將通車,還有四年後深中通道帶來的方便,我們均深信,大灣區的發展便是讓我們成為受惠者的最佳例子。 英國的《經濟學人》週刊今年四月出了一份內容非常詳盡的分析文章,題為“ Jewel in the crown ”(意思是皇冠上的寶石),說根據研究資料,珠三角的大灣區已成為中國最有活力,最開放,最具創新能力的區域,未來更可成為全國發展的典範。這份12頁充滿讚嘆的報告,來自一向以報憂不報喜手法來描繪中國的傳統西方媒體,確是使人有點意外。但這正好反映出,英美的學者和專家也知道粵港澳大灣區潛力有多強勁。我們做為香港人,如不好好抓住機遇,豈不是太可惜嗎? 作者:陳永良

本人近年處理的刑事案中,青少年干犯的「性罪行」所佔比例有明顯上升趨勢。以下兩個真實的案件,大家可引以為鑑。 案件一:少女A十四歲,在網上聊天認識了十六歲半的男孩B。某天,A趁家人外出,邀請B到其家中。兩人按捺不住,互相擁吻並愛撫,但最終並沒有偷嘗禁果。A的母親後來得悉此事,報警將B拘捕,罪名是《刑事罪行條例》(以下稱「該條例」)第146條的「向年齡16歲以下的兒童作出猥褻行為罪」。請注意,受害少女雖然同意男方的行為,但因受害人的年齡未滿16歲,「同意」不能成為免責辯護理由。 此項罪名,和「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罪(該條例第123及124條)一樣,男方即使誤信女方的年齡已足十六歲,也不能因此可以洗脫罪名。 案件二:兩名中二班男女同學C和D,放學後跑到一商塲的平台花園,躲在隱閉的角落親熱。兩人不顧當時仍身穿校服,竟然將內褲也脫下來作出淫褻的動作,而整個過程被商場對面的住戶看見並致電報警。結果C和D皆被控「在公眾地方作猥褻行為」(該條例148條)。雖然他們沒有發生性行為,因而沒有導致男方被控以更嚴重的「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罪(如女方未滿十三歲,該罪的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但此事已令兩人面對法律制裁及極度的難堪。 這些案件反映出有些心智仍是非常稚嫩的青少年既對法律無知,也缺乏正確的性觀念。作為成年人,我們應提醒他們切莫因一時的衝動墮入這些陷阱。 (摘自刊登於2012年3月12日〈星島日報〉〈法人法語〉專欄)

很多駕駛人士對發生交通意外後應採措施都不太清楚。會問﹕「是否要立即打999?」 「要把車停在原來位置等候交警到場?」或「只是踫壞路旁的『死車』,要報案嗎?」。 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56條,司機在撞車後(包括無人受傷的情況),第一個法律責任是必須把車停下來。如果路面環境不許可,例如停車可能造成危險,司機可以把車停在附近的安全位置。若有人受傷,司機便須等候警員到場,協助調查,期間不得移動車輛,緊急情況救命救火等除外。撞傷人不顧而去固然是嚴重罪名,無人受傷的交通意外不報也會犯法。 有些司機以為沒有人看見便可逃之夭夭,但往往有人目擊或有閉路電視拍下過程。更愚蠢的是為了逃避責任而找人「頂包」,結果一同干犯「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罪行,罪名成立大有可能被判監。 駕駛人士應緊記,遇上交通意外要保持鎮定,把車停下來。若不能立即停車報案,也必須盡快及不遲於意外發生後24小時,親到最近的警署或向任何警務人員報告。而報告如有任何虛假陳述也是刑事罪行。 因小事一樁的交通意外而導致被刑事檢控,重者鎯鐺入獄,輕者終身背負犯罪紀錄,是何等不值的事!順帶提醒車主及司機:凡遇上涉及傷亡或損壞他人財物的交通意外,要及早向保險公司提交書面報告。詳情應諮詢專業律師或保險從業員。 (摘自刊登於2011年6月6日〈星島日報〉〈法問時間〉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