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不少居於其他國家或地區的人士會在香港置業及/或擁有資產。一旦當事人在無遺囑的情況下身故,該如何處理香港的遺產? 首先,香港法律下有兩個概念: 何人可繼承死者的遺產(即繼承人);及 何人有權申請死者的遺產管理書(即擔任遺產管理人)。任何人處理/動用死者的香港遺產必須先獲得香港法庭出具的遺產管理書,以遺產管理人的身份行事管理及分配死者的遺產。   繼承 遺產繼承取決於兩大因素:(1)死者的居籍 及(2)遺產所在地。 根據香港現行的普通法,動產一般根據死者去世時作為居籍的地方的法律繼承,而不動產則根據不動產所在地的法律繼承。因此:- 如死者生前以香港為居籍,則其動產及位於香港的不動產將根據《無遺囑者遺產條例》(香港法例第73章)由法定繼承人繼承。 如死者生前以香港以外其他地方為居籍,而於香港擁有動產(例如銀行存款、股票、公司股份等)及不動產(房產),則其動產將根據死者去世時作為居籍的地方的法律繼承、香港不動產根據上述的《無遺囑者遺產條例》繼承。   管理 至於何人有權獲得香港法庭授予遺產管理書,同樣受制于死者的居籍,並根據《無爭議遺囑認證規則》(香港附屬法例第10A章)(“《規則》”)斷定。…

一國/地區的文書如需在另一國/地區使用,需要經過相關公證認證程式。 目前,香港沒有類似內地公證處的機構統一處理公證認證。 現時,香港的公證業務主要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本文介紹的國際公證(Notary Public);另一類則是中國委託公證(我們將會另文介紹中國委託公證人制度)。

很多人都聽過「洗底」這個名詞,那麼,是否干犯了刑事罪行後被判罪名成立,仍然有機會把犯罪記錄抹去? 所謂「洗底」,其實並不是指定罪記錄,即俗稱「案底」,可以在警方的刑事紀錄檔案中被刪除。不過,根據法例第297章,《罪犯自新條例》,曾犯罪而留有案底的人士,只要符合以下條件,是可以得到一個自新的機會:(1)之前從未因干犯刑事罪行被判罪名成立,(2)該首次定罪被判的處罰為不長過三個月的監禁或不多過一萬元的罰款;(3)在該次被定罪後的三年之內再沒有因觸犯刑事罪行而被判罪名成立。除《罪犯自新條例》的第三及第四條另有例外規定外,該條例的第二條(c)規定,若符合以上條件,除了在日後的刑事審訊中法庭需做定罪後的量刑考慮外,在任何程序中若有證據傾向顯示出該人士之前曾被如此定罪,該證據將不被接納。同時,若向該人士提出問題,或加諸於他或其他人的有關披露該等定罪的義務,均需視為並非指該項定罪。還有,該項定罪記錄,或該人士不披露該項定罪,均不得作為將他從任何職位、專業、職業或受僱工作開除的理由。 換而言之,倘若以前曾干犯比較輕微的罪行,但定罪後的處罰是如上所述的情況,並且三年內也沒有再度犯法,則有關人士可引用《罪犯自新條例》而享有一些不用披露過去犯罪記錄的權利。不過,香港警方刑事紀錄科仍會有其被定罪的記錄,若該人士因移民或申請某些執照(例如證監會管轄的專業執照)向警方要求發出「 無犯罪記錄證明書」(俗稱「 良民證」),是將不會獲得簽發的。       陳永良 執業律師

早前唐琳玲一案引起全港嘩然。唐女士不但於庭內拍攝,並上傳至微信朋友圈,更於庭上宣稱事件為小事,豪言自己喜歡拍照就拍照,如果喜歡可以與你(即法官)拍照。其後高等法院根據她法庭內拍照的行為,控告並裁定藐視法庭罪成立。唐女士被判處七天監禁,隨後被遣返內地。 其實法庭對庭內拍攝早有規定,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7條,法庭大樓均不可以拍攝,而法庭內外均有張貼禁止拍攝的標示。儘管如此,早前的事件反映公眾並不嚴格遵守此項規定,司法部近年也以寬鬆尺度對待此類行為。例如唐琳玲案前有另一名內地遊客於法庭內拍照並上傳至微信,但法庭僅要求該名人士刪除相片及離開法院,並未嚴肅處理。另外,傳媒亦揭發有內地旅遊網站製作「攻略」,教導其他網民如何於庭上拍照,使高等法院猶如任人攝影的旅遊景點,規定變成一紙空文,法庭的莊嚴也蕩然無存。 一、   關於法庭内使用流動電話及其他器材的指引及通告 針對日漸猖獗的庭內拍攝事件,在2018年6月15日高等法院發佈了實務指示,加強規管於法庭內攜帶及使用有拍攝功能的器材。該指引包括: 所有人士如欲進入有陪審團參與聆訊的法庭前,須關掉所有有拍攝功能的器材,並放於袋子/口袋內(無論是否在進行聆訊); 法庭可授權其他相關人士對進入法庭的公眾人士進行搜查; 以上規定可延伸至包含沒有陪審團參與的個別法庭程序中;及 違反相關實務指引的人士可面臨刑事藐視法庭或《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7條的檢控。 另外,香港律師會亦為此於2018年7月16日發出通告,當中指出: 法庭會於開庭前重申公眾人士法庭內不准拍攝的規定; 法院已於法庭內及法院大樓內更多位置貼上不准拍攝的標示; 法庭以口頭或書面的形式提醒公眾人士法院內不准拍攝; 加強庭警的人手安排以維持法庭秩序;及 與訟各方的法律代表可向法庭申請豁免上述要求,並須於法庭內配戴〝徽章〞以供識別。 二、   刑事藐視法庭罪…

六月底筆者參加香港總商會的粵港澳大灣區考察團,前往位於珠三角西部的江門市訪問兩天,參觀了多個標誌性的企業單位。作為「9+2」(即廣州,深圳,東莞,惠州,肇慶,佛山,江門,中山,珠海,加香港與澳門兩個特區)其中之一的江門市,雖然現時的GDP(排第九位)和人均收入(排第10位)在十一個城市中是位居後列,但其佔地面積甚廣,擁有豐富的土地和海洋資源,而近年有頗多高科技企業在當地落戶,加上江門是中國「第一僑鄉」,經濟潛力不可小覷。江門市這個在中國實施改革政策三十多年來一直被廣州、東莞、深圳、佛山等其他廣東省城市光芒蓋過的小兄弟,在基礎建設不斷改善的環境下,必可成為大灣區中的後起之秀。 雖然,像江門市這樣位於珠三角西部的城市,對香港人來說似乎交通仍是有些不便,坐船的話,航程須兩個多小時,乘搭跨境大巴往往在虎門大橋又遇上塞車。但隨著「港珠澳大橋」的通車,及2021年連接深圳灣與中山市,橫跨珠江口南部的「深中通道」完工,整個珠三角西部地區與香港之間的交通所須時間可大幅度縮短。筆者相信大灣區概念必可使粵港澳城市之間的物流、人流、資金急速增長,從而製造極大的商機。 可能有些港人心裡有疑問:作為香港人,除了利用大灣區的土地,資金和人才資源來做生意外,還可以有什麼得益?日前,筆者出席一個會議,聽取了特區政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秘書長介紹香港和廣東省有關地方部門為發展大灣區所進行的各項合作計劃。重點是利用大灣區的有利條件使香港發揮國際金融中心的功能,例如,進一步開放內地居民和機構投資於香港金融產品,落實CEPA 對香港的開放措施,促進法律、會計、管理諮詢、工程等專業服務在大灣區發展,進一步放寬對香港投資者的資質要求,股份比例,以至經營範圍限制等。可以預計,這些措施將提供無限商機給香港很多行業,亦製造大量職位給香港人。很多企業,因此也將得到一個規模數倍於香港的商貿平臺。 可能你會擔心,港人要在內地生活和就業仍面對很多手續要辦,很費時費力。 原來,特區政府已經與廣東省有關城市的部門緊密合作,準備了一系列便利港人的措施,將會陸續出臺。這包括提高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便利化水準,在省內分階段實現與內地居民身份證同條件使用。另外,研究制定香港註冊車輛(單牌車)進入內地行駛的政策安排,允許兩地牌車輛在多處口岸進出等。這些都將會為要去大灣區居住,工作,或求學的港人帶來以前沒有的便利。 近年香港樓價不斷攀升,很多人都埋怨置業艱難。大灣區的發展,其實也可給部份人另一個選擇。深圳和東莞最靠近香港,早已是一些香港人的家,或是投資物業所在地。日後住在珠海、中山、南沙等珠江口西岸城市,到香港只須一小時到一個半小時左右。這些城市的樓價雖在近兩年也升了不少,但與香港比較卻仍是便宜得多,現時平均尺價只是香港的十分之一到十分之三左右。最近去過這些城市的讀者,應該也覺得當地的城市規劃,綠化,交通,購物等設施已相當進步。筆者和幾位好友,特別喜歡中山市的環境,覺得當地民風淳樸,大部分人都說粵語,樓宇密度較低,而且物價廉宜,所以最近都跑到當地買房子作為將來退休的居所。展望港珠澳大橋快將通車,還有四年後深中通道帶來的方便,我們均深信,大灣區的發展便是讓我們成為受惠者的最佳例子。 英國的《經濟學人》週刊今年四月出了一份內容非常詳盡的分析文章,題為“ Jewel in the crown ”(意思是皇冠上的寶石),說根據研究資料,珠三角的大灣區已成為中國最有活力,最開放,最具創新能力的區域,未來更可成為全國發展的典範。這份12頁充滿讚嘆的報告,來自一向以報憂不報喜手法來描繪中國的傳統西方媒體,確是使人有點意外。但這正好反映出,英美的學者和專家也知道粵港澳大灣區潛力有多強勁。我們做為香港人,如不好好抓住機遇,豈不是太可惜嗎? 作者:陳永良

本人近年處理的刑事案中,青少年干犯的「性罪行」所佔比例有明顯上升趨勢。以下兩個真實的案件,大家可引以為鑑。 案件一:少女A十四歲,在網上聊天認識了十六歲半的男孩B。某天,A趁家人外出,邀請B到其家中。兩人按捺不住,互相擁吻並愛撫,但最終並沒有偷嘗禁果。A的母親後來得悉此事,報警將B拘捕,罪名是《刑事罪行條例》(以下稱「該條例」)第146條的「向年齡16歲以下的兒童作出猥褻行為罪」。請注意,受害少女雖然同意男方的行為,但因受害人的年齡未滿16歲,「同意」不能成為免責辯護理由。 此項罪名,和「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罪(該條例第123及124條)一樣,男方即使誤信女方的年齡已足十六歲,也不能因此可以洗脫罪名。 案件二:兩名中二班男女同學C和D,放學後跑到一商塲的平台花園,躲在隱閉的角落親熱。兩人不顧當時仍身穿校服,竟然將內褲也脫下來作出淫褻的動作,而整個過程被商場對面的住戶看見並致電報警。結果C和D皆被控「在公眾地方作猥褻行為」(該條例148條)。雖然他們沒有發生性行為,因而沒有導致男方被控以更嚴重的「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罪(如女方未滿十三歲,該罪的最高刑罰是終身監禁),但此事已令兩人面對法律制裁及極度的難堪。 這些案件反映出有些心智仍是非常稚嫩的青少年既對法律無知,也缺乏正確的性觀念。作為成年人,我們應提醒他們切莫因一時的衝動墮入這些陷阱。 (摘自刊登於2012年3月12日〈星島日報〉〈法人法語〉專欄)

很多駕駛人士對發生交通意外後應採措施都不太清楚。會問﹕「是否要立即打999?」 「要把車停在原來位置等候交警到場?」或「只是踫壞路旁的『死車』,要報案嗎?」。 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56條,司機在撞車後(包括無人受傷的情況),第一個法律責任是必須把車停下來。如果路面環境不許可,例如停車可能造成危險,司機可以把車停在附近的安全位置。若有人受傷,司機便須等候警員到場,協助調查,期間不得移動車輛,緊急情況救命救火等除外。撞傷人不顧而去固然是嚴重罪名,無人受傷的交通意外不報也會犯法。 有些司機以為沒有人看見便可逃之夭夭,但往往有人目擊或有閉路電視拍下過程。更愚蠢的是為了逃避責任而找人「頂包」,結果一同干犯「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罪行,罪名成立大有可能被判監。 駕駛人士應緊記,遇上交通意外要保持鎮定,把車停下來。若不能立即停車報案,也必須盡快及不遲於意外發生後24小時,親到最近的警署或向任何警務人員報告。而報告如有任何虛假陳述也是刑事罪行。 因小事一樁的交通意外而導致被刑事檢控,重者鎯鐺入獄,輕者終身背負犯罪紀錄,是何等不值的事!順帶提醒車主及司機:凡遇上涉及傷亡或損壞他人財物的交通意外,要及早向保險公司提交書面報告。詳情應諮詢專業律師或保險從業員。 (摘自刊登於2011年6月6日〈星島日報〉〈法問時間〉專欄)